木流星往半山腰爬去,边爬边思索着:“天罡拳是以经脉引导真气于双拳之上,使得双拳坚硬如铁,威力倍增,那如果把真气导向双腿,是不是就是天罡腿,导向全身岂不是金刚不坏?”

他有些兴奋地爬上了水潭,但是此时水潭被一层层浓厚的白烟所覆盖,可视度极低,前方隐隐散发着一道金色光芒,他按照记忆中悟道树所在的位置一步一步地朝里走去,越朝里光芒越盛。

终于他走到了悟道树旁,只见整株悟道树被其上的五颗悟道果照耀的金光灿烂,悟道果更是如同五团光源一般,微微摇曳,刺得木流星有些睁不开眼。

他微眯着眼朝悟道果伸手欲摘,突然后方水潭传来“扑通”的一声打断了木流星的动作,他立即转头谨慎地盯着后方浓雾,依稀见到烟雾中有两道碧绿色似摇曳的鬼火一样的光正在慢慢向自己靠近。

两道绿光越来越近,木流星觉得有些诡异,从腰间掏出七星刀好整以待。

终于浓雾中的绿光现出了真身,竟是一双硕大的碧绿眼睛,其中散发着阴寒的气息,吓得木流星急急后退,看清来者全貌后大叫了一声“卧槽”。

此时木流星全身发凉,汗毛倒竖,实在是因为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不速之客太让人震撼了,没错,这个不速之客正是从兽山九层赶来的赤练蟒,木流星还没它半个头颅高,口中信子一下一下地吐着。

赤练蟒见有一个小不点捷足先登,有些恼怒,头颅人立而起,脖颈上露出一撮白毛,充满寒意地看向木流星。

木流星看到赤链蛇脖子上的白毛,惊骇地说道:“九……九阶野兽?”

赤链蛇见眼前的小不点一脸惊恐之色,十分满意,戏谑地看向木流星。

木流星缓了缓神态,紧紧张张地说道:“蟒兄,都是自家人,就不要吓我了,暴龙王都和我称兄道弟!”

赤练蟒本就是生性狡诈奸诈的蛇类,又身为九阶野兽,灵智自然不低,它有些狐疑地盯着木流星,脑中急转,似是在区分利弊,随后身躯稍微挪了挪,让出了一条通道。

木流星见大蛇犹豫了,顿时拾起了一些信心,壮起胆子说道:“想必蛇兄定是为这悟道果而来,不如我们五五开?”

大蛇眼眸一凝,充满戏谑地看向眼前这个讨价还价的人类,首先它不认为眼前这人类会认识兽山之主,本以为自己放他离开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胆大妄为,想分一杯羹,是可忍蛇不可忍。

它张开血盆大口,口中长着两颗尖利獠牙,朝木流星嘶吼出声,一股腥臭气味涌向木流星。

木流星被吼的捂住鼻子后退连连,知道谈不妥,随即大喊一声:“暴龙兄救命!”

反手顺起两个悟道果就转身跑路。

赤练蛇见眼前人类还敢动悟道果,眼中十分恼怒,身形一动,一条巨大的蛇尾带着一阵剧烈的气爆声从浓雾中极速探出,朝木流星的后背袭去。

木流星吓得亡魂皆冒,也不顾爬山时的想法是否可行,瞬间运起天罡诀,调转真气包裹整个后背。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木流星被蛇尾直直撞上,他吐出一口鲜血呈一个抛弧线飞向山脚。

……

此时兽山顶层,暴龙王正在捏着毛笔,撅着屁股,歪歪扭扭地写字,边写边夸赞道:“好字,好字!”

一张口,舌头满是墨黑色,他又将毛笔蘸了蘸墨汁,用舌头舔了舔,欲再动笔之时,突然停住,因为他听见有人喊自己,似乎是木流星的声音。

暴龙王顿时呆愣了一下,随后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说道:“木兄性命和书法之间,我居然犹豫了?”

然后急急向山下跑去,过了两个呼吸左右,身形又突然折了回来,拿起毛笔又龙飞凤舞地写下两个“好”字,满意地朝山下急掠而去。

……

此时木流星整个人砸在屋前小溪里一动不动,身上布满了伤口,尤其是后背脊柱寸寸断裂,鲜血把小溪都染的通红,幸亏他用真气包裹后背,否则早已四分五裂。

这是他自出生以来受过最重的一次伤,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他闭上眼睛,动用魂感探测周身。

赤练蟒生性狡诈,虽然认为木流星必死无疑,却还是追了下来,一方面是为了补刀,一方面是因为木流星还拿了两枚悟道果,它必须要拿回来,毕竟这是它晋入兽王的关键所在。

众所周知,野兽九阶之前,只要肉身达到一定强度便可进阶,而九阶之后想突破兽王就必须要蕴含大道,这也是赤练蟒从兽山九层跑到三层抢夺悟道果的原因。

只见赤练蟒硕大的蛇头带着绵长的身躯朝木流星蜿蜒而来,眨眼功夫,蛇头距木流星仅一步之遥,却还有大半身躯留在半山腰上,可想而知它有多么的巨大。

赤练蛇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将木流星连同其身上的悟道果一并吞入腹中,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谪羽出手了,只见他喝道:“冻魂诀!”

一阵冰蓝色的涟漪瞬间袭向赤练蟒,赤练蟒保持着张嘴的姿势,身形顿在了半空。

随即厝渊也出手了,大喊一声:“刺魂诀!”

魂魄也是手握七星刀魂器脱壳而出朝赤练蟒袭杀而去。

只见厝渊进入赤练蟒头颅之中,其中有一条和赤练蟒一模一样的魂魄,虽然没有肉身那么夸张,却也比魂魄模样的厝渊大了太多,此时被一块寒冰冻住。

厝渊见有机会,果断提起七星刀朝赤练蟒魂魄的七寸处刺去,即将要刺到之时,寒冰突然破碎,赤练蟒蛇头一扭躲过了致命一击,随后蛇尾横扫向厝渊……

过了半晌,厝渊鼻青脸肿地倒飞了回来,之前赤练蛇一动不动的肉身,也是瞬间朝木流星咬来。

木流星见此,产生了一股浓浓的无力感,两个原因,一个是身上伤口太多,圣心丹即使号称神药一时也修复不完,另一个是自己已经将最大的底牌(谪羽、厝渊)祭出,仍然铩羽而归。

就在赤练蟒口中的锋利獠牙即将咬穿木流星之时,一道光头书生的身影突兀而至,朝蛇头一拳轰出,力道极大,直将蛇头打得倒飞撞在了山体上,山体也受不住这庞然大物的撞击,无数碎石簌簌落下,掩埋了大半个蛇头。

暴龙王身上血气四涌,脸上愤怒异常,一字一顿地说道:“老赤练,你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