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爷子怜惜地摸了摸梁如歌的头眼底划过一丝哀伤,如今我大限将至,老头子我陪不了你多久了……

“歌儿,把手拿出来。”老爷子将手上的戒指取下来,抹除灵魂印记,一枚古朴又不华丽的戒指就带到了梁如歌手上。

“爷爷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梁如歌双脸通红,微微颤抖地把戒指往回推,“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梁如歌迷茫地望着老爷子,不知所措。

“爷爷没用,不能帮到你什么了!我们梁家有一瓶世代相传的天灵水,就藏在藏书阁三楼东南方的梨花木窗下。”

“你向地板跺脚三下,把这枚戒指放到槽中,就可以打开了。好孩子,你中的伤心蛊只有这个办法能解决,现在的梁家变了!歌儿你千万要小心提防!”

“不要跟任何人说你来过这里!”

一道金色的柔光将梁如歌包裹起来……

梁如歌昏迷前脑子里就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她好想问问这个和蔼的老人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些,她好想说她中的伤心蛊已经好了!

可是现在她张了张口却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感觉他们背后有一张巨大的网,正在把他们一网打尽……

两个时辰后,梁如歌渐渐转醒,她连忙爬起。

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忽然闪现,单膝跪下,抱拳道:“属下奉命前来保护大小姐。”

梁如歌双眉紧蹙,神色不明地说:“说吧,爷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属下不知。”

“哦?不知,那你回去吧,我不留废物。”

“属下真的不知!”

梁如歌忽然一把掐住暗卫的咽喉,冷漠地盯着他的双眼,不断地收紧手中的空隙,只见男子双颊通红,呼吸困难了却还是一声不吭,“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属...下这条命就...就是小姐的。”

梁如歌松开手,冷冷地说道:“你还挺忠心的,可惜忠心的对象的不是我,你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她摸了摸衣摆上的刺绣,毫不在意地说道。

男子莫名地觉得紧张起来,汗不断的从额头往下流,最终还是抱拳低头道:“属下自然是效忠小姐,还请小姐不吝赐名!”

在这里,主子买回奴才就要重新为他赐名,一来表示重获新生;二来表示忘却过去。

梁如歌扬起淡淡笑意:“不用了,你知道自己的定位就好,原来叫什么现在依旧,你可知有关藏书阁的事情?”

“青竹知道一些,藏书阁内一共有三层,外面的护卫每隔三个时辰一换,近些年来又因为李氏的治理下,府上的护卫已经很少在藏书阁那边了。”

梁如歌双眉紧蹙,她从小都没有听说过将军府上有什么天灵水,还有这枚戒指,外观看起来很朴实古旧,完全没有精致奢华的感觉。

可是她用精神力查看之后,就不禁惊叹起来,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储藏室,摆满了金银珠宝和武器,简直是琳琅满目,叹而观止!

爷爷说,那个暗格只有这枚戒指能够打开。

梁如歌忽然想到了什么,该不会,爷爷要把家主之位传给我吧!

刚准备往乾熙阁跑去,脑海中就响起一阵声音:“我劝你还是去看一看吧。”

梁如歌停下脚步,淡淡的回到:“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不确定,你要去看了才能知道。”

寂静的夜晚,风儿不时地吹过,偶尔传来几声虫鸣,偌大的将军府都沉浸在美梦之中。

唰唰唰!

两道身影在府内的暗角处快速的穿过,如狸猫般轻盈。

梁如歌全身隐藏在黑暗中,只留一双凤眸于身外,她警惕地观察着护卫的巡逻路线,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护卫巡逻的路线虽然寻常,但是好像全部都靠藏书阁这边集中,莫名有种在守卫这里一般。

青竹不是说在李氏的治理下,府上的护卫已经很少在藏书阁那边了吗?可是他们分明隐隐约约地向藏书阁集中啊!

青竹是爷爷的人,不会骗我,此事有变啊!

梁如歌眼神微眯,眼底闪过阵阵思虑,轻舔嘴角,露出嗜血而饶有兴趣的表情。

有意思……

好久没有体验到这样刺激又好玩的场面了!

漆黑地夜空中忽然出现两道身影,如用鬼魅一般,每次在护卫来到前成功避开,像是开了天眼般能够准确的预知到危险的来临。

很快两人就到了藏书阁的角落处。

青竹缓慢地走到梁如歌身边轻声说到:“小姐,属下感觉此处……”

“嘘……”

梁如歌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双眼凌厉的扫向刚刚走过的路线和护卫的走向,无言地打了一个向前走的手势。

趵突泉东南侧,景色清幽处,有一座朴实古旧的阁楼,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藏书阁,此时藏书阁内已是漆黑一片,没有一点星光,而外面大门一把大大黄铜锁挂在门栓上,在月光的倒映下泛起阵阵黄光。

梁如歌不禁蹙起双眉,藏书阁历代保存了青龙国上好的练兵之术和梁家武功秘籍,不应该用寒玄锁吗?这把破黄铜锁为什么在这。

四周静谧的可怕,没有一点声响。

门栓上的黄铜锁接着淡淡的月光,倒映处诡异的黄光,在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诡异。

梁如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表明自己先上去打探情况,让青竹在下面接应。

青竹却极力反对,拍了拍梁如歌的肩膀,率先上了藏书阁。

梁如歌不禁恼怒,这藏书阁如此诡异,下面有个人有危险也好接应一下,这个傻小子!

一道漆黑的身影迅速的上了藏书阁的二楼,她的速度很快却能不发出一点响声地到达。

梁如歌一上来就给四处张望地青竹一个暴栗,双眼怒意的看着他,轻声道:“再肆意妄行,就给我回去!”

青竹立马抱拳表示不敢。

二人脚步轻盈地勘察着藏书阁,发现二楼只是放着一些名贵的书籍,便匆匆赶往三楼。

第三层的藏书阁,却摆满了珍贵的武器。

梁如歌走进一看,许多武器都一尘不染,像是经常有人来打扫一般。

奇怪!

这分明是藏书阁,不是藏宝阁,武器怎么会摆放收集在这里,梁如歌不解地看向青竹,只见他也是迷惑地摇摇头上前轻声说:“小姐还是不要多生事端。”

梁如歌点点头,如今自己可是个“废柴”,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为好,要晓得好奇害死猫啊!

很快两人就来到东南方的梨花木窗下,梁如歌警惕地打量完四周后就向地板跺脚三下。

咔咔咔

一阵不大不小地声响传来,只见一个精巧的黑檀木盒从底下冒出来,黑檀木盒并无锁封住,却怎么都打不开。

当梁如歌把戒指放到槽中时,惊奇的是黑檀木盒自己打开了。

一个精小的玉琼瓶就出现在眼前,瓶身碧绿通透,还有雕花镶刻,周身还蒙着一层薄薄的白雾。

梁如歌不免大吃一惊,看来这就是爷爷说的天泉水了,这水用如此贵重的瓶子装着,还在如此隐秘的地方存放着,应该不仅仅只是来治病的吧!

她疑惑地看着手里的玉琼瓶,阵阵不安起来,总是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青竹看着梁如歌对着玉琼瓶痴痴地看着,不悦地推了下,什么时候了大小姐居然还有心思对着玉瓶发呆。

梁如歌一回头就看见青竹不悦地眼神,立刻醒了过来,怎么回事,刚刚自己怎么想事情想入迷了。

有古怪!还是早点回去吧。

梁如歌迅速地收起黑檀木盒和玉琼瓶,刚准备撤退时。

惊变就在此刻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