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太皇太后之所以帮你拟定赐婚懿旨,是因为她想扶持张思群入朝为官,以后或许会有所用途,是也不是?”这个时候上官圆圆没必要兜弯子。

元夕公主闻言警惕的看着上官圆圆,“此等私密之事,你如何得知?”

上官圆圆笑了笑,作为看过原著的人,虽然小角色的戏份不多,但扫过一眼,好在她记性好,所以记住了。

“即使你下不了手,不能赐死他,但是让他绝了入朝为官的梦,不也挺大快人心的吗?”上官圆圆反问道。

元夕公主闻言,点头道:“是啊,亲手捏碎他最想要的,比让他死更痛苦。”

“所以,想通了的话,休书一封给太皇太后吧。”

上官圆圆说话间,已经准备好了笔墨。

“你,你一出宫就准备好了?”元夕公主看着递到面前的毛笔。

上官圆圆笑着道:“不外乎就那几样结果。你选哪个,咱们就用哪个。”

元夕公主深深的看了一眼上官圆圆,“你可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提笔之前,元夕公主又朝着上官圆圆盯了几眼,“不过,你比我皇兄,还是差一些。他,降的住你!”

上官圆圆:“……”

元夕公主不愧是李政的忠实崇拜者。

“写什么?”元夕公主蹙眉。

“我念你写……”上官圆圆说着,元夕公主开始下笔。

写完之后,元夕公主来是沉着脸,“太皇太后她能同意吗?”

“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看这封信谁帮你递了。”上官圆圆道:“等我好消息。”

翌日,长宁宫。

上官圆圆和元夕公主一起来给太皇太后请安。

太皇太后已经在昨夜收到了上官圆圆代为转达的信。

此时,太皇太后看着元夕公主的道:“罢了,张思群入朝为官之事,哀家会断了这个念想。至于你们的赐婚懿旨,便当作不作数。”

“多谢太皇太后成全。”这一声是上官圆圆开口说的。

元夕公主的神情还有些恍惚。

上官圆圆扶着元夕公主出了长宁宫,也没见到元夕公主表情有所缓解。

“公主你不会吧,还想那渣男呢?”上官圆圆叹息道。

“昨日种种,再也回不来了,我就感慨一下,到是你,昨夜是如何说服的太皇太后出面?”

上官圆圆轻松的道:“搬出皇上啊,皇上是万能的,嘿嘿。”

“这么简单?”元夕公主,“我怎么没想到……”

“你想到也没用,你搬不动。”上官圆圆摇了摇头道。

元夕公主,好像确实如此,皇兄日理万机,哪是她能搬得动的出面去找太皇太后说这些小事的。

“喂,上官圆圆!你怎能因为这点小事劳烦我皇兄出面去找太皇太后?”

上官圆圆没想到居然被元夕公主嫌弃自己打扰了李政。

不愧是忠实崇拜者。

“我好歹是你皇兄后宫里的妃子吧,夫妻间交流下感情,顺便帮你解决了难题,怎么了?不是两全其美吗?何况你皇兄虽然是为你的事出面,但我去搬他帮我说话的时候,他还挺乐意呢!”

上官圆圆现在还记得昨夜李政的表情。

好像她能在这些琐碎事情上用的到他,是对他莫大的肯定,比日理万机带劲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