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一直在等王楠问这个问题,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骗你了,这里有个神奇的硬币,我的很多本事都是得它所赐啊。”

“等等!我一听你说神奇这两个字,心里就发毛,上回你还拿神奇的小本骗过BUS呢。”

“那不一样,BUS能和你比么?你是我最亲的兄弟啊!”

王楠满意的直点头,这话很中听,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马丁,仿佛在说:来吧兄弟,忽悠我吧,我乐意。

马丁努力装成严肃的样子说:“身上装着这个神奇的硬币,当走到有宝贝的地方时,它会给你的大脑发射一种特殊的信号。”

“啥信号?电波么?我听这意思好像和宝成哥参加越战时用的探雷器差不多。”

“对对对,你这个比喻比较贴切,昨天咱们打靶回来的时候我就接受到了它的信号,而且比较强烈,意思就是在说:这里有宝贝,这里有宝贝。”

“我靠,真的这么神奇?它就是这么告诉你的?”

“怎么可能!都是我自己理解的,它的功能我才发现了不到千分之一,要不还能学到更多的本事呢,说不定弄个世界功夫第一高手什么的。”

“哇!还有这样的好事,能让我看看吗?”

“看像什么话,送给你都行!”

“真的给我?不用闭眼睛?”

“怎么还记着这件事呢,不用闭眼,拿着,收好!千万别丢了。”马丁又装出一副想给又舍不得的样子。

王楠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左看右看没看出什么名堂:“不就是一枚纪念币么,没什么特别之处呀。”

马丁敷衍着说:“别着急,你慢慢会发现的,这个硬币也给你了,下面说点正事。”

“你说吧。”

“晚上挖墓你必须是主力,我得在旁边望风兼看准方向。”

“没问题!就冲你把这个宝贝给我,我也得好好出把力。”王楠根本没预料到自己到底要出多大力。

“那行,下面我们开始研究一下晚上如何骗过爸妈,顺利出门的办法。”

“我去!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我们要多长时间啊?晚上出门必须要请假的。”

“我也犯难啊,具体要多少时间我还真不敢确定,这个假该怎么请呢?”

马丁制定的计划是:必须在一个夜里彻底搞定,省的干一半留一半便宜了别人。可这个晚上请假的问题实在是最大的拦路虎,头疼!

说住在同学家,为什么要去住?

说出去补习功课,什么功课要补一个晚上?

半夜趁他们睡着了偷偷溜出去,几点行动呢?万一出门的时候被逮住怎么办?

俩人从客厅想到卧室,从坐着想到躺着,最后干脆出门去了河边那个练车场。

王楠灵机一动:“要不咱直接告诉他们实话,然后咱们两家人一起行动,这样干的还快点,主要是我也能少出点力。”

“你是不是有病?告诉爸妈我们去盗墓,然后两家人一起盗墓,完了我再写本盗墓笔记,讲讲咱们两家人是如何挖坟掘墓的。”

“哈哈哈!盗墓这个词比较牛逼,有点江洋大盗的意思。”

“还有就是你还真是个孝顺儿子,把自己老爸叫过去刨坑,自己在旁边看着?”马丁说着说着自己先笑起来,

“哇嘎嘎嘎!对的对的,我们还小,都在长身体呢,老爸他们正当壮年,出点力气也是应该的。”

“我替叔叔打你这个不孝之子!”

“行了我错啦,我就是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快点想,再过一会儿他们该下班了。”

“对的哦,你快点吧,反正我肯定是想不来的。”

“要你何用,来呀!把王楠给我拉出去砍了!”

“哪个敢来?我乃齐天大圣!”王楠一秒入戏,立即变成了悟空前身,最近正好热播西游记。

“齐天大圣算个屁,拖走砍死!完事以后剁成肉酱喂哮天犬!”

“我草!你这个昏君,我要去天庭找玉皇大帝告你!”

“我就是玉皇大帝!这天庭里的神仙都是我的手下。”

“天庭不行我就去人间告你!强县县高官是我鲁伯伯,让他派警察来抓你!”

“我去你……你这思维的跳跃性也太大了吧,一会儿西游记一会儿又现实中,不行将来你去写网络小说吧。”

“你说的是个什嘛东西?”

“一种很夸张的文学形式,不管你有多么离奇的想法,都可以写出来让人欣赏,将来会非常火!”

“就是说像我刚才说去人间告神仙这样的怪异想法,都可以写出来不被嘲笑?”

“当然,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这个县高官审问玉皇大帝的创意,根本就不算特别。”

“真要这样的话,我特想试试,我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特别多,我要把……”

“你刚才说什么?不对!我刚才说了什么?”马丁一拍脑瓜,兴奋的说:“有办法了!”

“你刚才说的话多了……啊?”

“走!回家!”

“什么主意你倒是告诉我呀?”

“边走边说,一会儿你回去后告诉叔叔阿姨,晚上鲁书记请我们去他家里有事,晚上就不回来住了,明天一大早我们会自己开车回来,我一会儿从我爸那儿把车钥匙拿来。”

“鲁书记请咱俩到他家住一晚上?这么馊的主意你都想的出来,人家凭啥喊我们去呢?”

“你只管这样说就行了,具体什么事你就说不知道,我保证叔叔阿姨会同意。”

王楠懵的一B,他还不知道马丁那天和父母们谈话的内容:“行……吧,那我们在哪儿碰面呢?”

“你就在家等着,我来接你,对了,你回去后先把工具藏好,加速!他们马上要下班了。”

“等等我!”

果然不出马丁所料,王楠回家忐忑的撒了这个谎以后,父母只是简单的叮嘱了一句别给人家添麻烦就同意了,弄的他临时编造的几个掩盖谎言的谎言都没来得及撒,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父母当然以为鲁书记找他们是去说服装厂的事,谁能想到这俩“盗墓贼”晚上会有那么大的行动。

大概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马丁开车到了王楠家楼下,他把车停好后直接上楼。

马丁一本正经且装作纳闷的和王楠爸妈说了几句模棱两可却又暗示性很强的话,最后装作恍然大悟的说了句:“那就没跑了,估计是服装厂的事。”

俩人下楼开车走人,为了把戏做足还真的去县城溜了一圈,这一来一回的就蹭到了天黑。

王楠先是偷偷跑回自家小区把工具抗了出来,之后俩人开着车去了一处少有人迹的偏僻山脚下,下了车之后马丁仔细观察了周边的动静后大手一挥:上山。

今天是阳历月中,阴历月末,所以天上挂着月牙,哥俩拿着电筒还不敢大明大放的使用,只能照着身前两三米的地方。

刚开始王楠还没觉得怎样,等路过那一片坟堆的时候他的汗毛立起来了。

“丁丁,你听见啥声音了吗?”

“我就听见你紧张的喘气声了,瞧你那点儿出息。”

“可是我好像真的听见有那种声音啊。”

“哪种声音?鬼叫声?你以前听过鬼叫?”

“我哪儿听过呀,反正就是有点儿不太对劲。”

“得了,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啊怪啊什么的,那些都不符合科学。”马丁刚说完这话自己就愣在了当地,吓得王楠全身一个哆嗦,他以为马丁发现了什么。

“在哪儿呢?你是不是看见它了?”王楠也顾不得别的了,拿着电筒四处乱照。

“你干嘛?把手电光给我压低喽!”只是愣了几秒钟的马丁瞧见王楠惊慌失措的德行就好笑。

“你刚才看见啥了,是不是鬼影?”

“我看你像个鬼影,哎呀!你背后有个黑影!”

“草!”王楠噌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窜到马丁身后才急忙转身,拿手电一打却啥也没有:“鬼影呢?怎么没有?”

“大哥,你长点脑子行不行,真要有那东西,我还能这么放松的站着么,早就上去和它大战三百回合了。”

“去你大爷的!本来就害怕,你还吓唬我!我这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估计都有两百下了。”

“嘿嘿嘿,好啦别生气了,现在还怕么?”

“咦?好像没那么怕了。”

“那赶紧走吧。”

“都怪你,突然停那么一下……”

马丁刚才突然停下是因为自己在一瞬间想起了一件事:对喽,如果这世界没有鬼,我又算怎么回事?

说实话,刚才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立即感觉自己的脊背都是凉的,甚至想立即下山回家,暗中给自己打了好几管子气才坚定了支撑下去的信念,马丁不住的叮嘱自己:冥冥中自有因果报应,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马丁边走边在心里默念:这位不知名的老祖宗哎,我保证只取那些身外之物,事后一定把您的墓穴恢复原样,还会定期不定期的为您祈祷,愿您早日重生,阿门。

来到下午做出记号的地方,还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接下来就是选择从哪儿开挖了。

马丁从昨天开始就使劲回忆上一世看过的盗墓系列书籍,想要借鉴书上的知识来指导自己的行动,可惜没整理出几条有用的信息。

洛阳铲-没有!

行军锹-没有!

摸金符-不会做!

还有就是什么黑狗血、活公鸡、蜡烛,灯笼这些的统统没有。

没有就没有吧,人家盗的都是牛逼人的牛逼墓,我这顶多算个小财主,不会有啥子神鬼守护的。

马丁只能强迫自己把这个事情往简单处去想,因为这玩意儿越想越复杂,管它三七二十一径直往下挖就得了,什么周边地形之类的因素统统不考虑,我就是个门外汉,上的就是土段子。

再次核实了几分钟后马丁确定了地点:“就这儿吧,开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