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浩连忙走过去扶起了少年。

他这时才仔细打量起了少年。只见这少年面色黝黑,浓眉大眼。身子虽然瘦弱,但抓起来还算结实。

此时少年双眼含泪,看着吕浩。突然,少年冲着吕浩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吕浩连忙将他扶起。

“恩公,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吕浩看着这个有些憨厚的孩子,笑了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立刻答道:“回恩公,我叫十八!”

吕浩三人未免太引人注目,没有多说,赶忙离开了这里。

一路行进了大约半个时辰,来到了一处院落门前。

开门下人一见到紫岚,二话不说就将吕浩三人引了进去。

待三人来到大厅,厅中只有一个年轻女子。

她一见紫岚,连忙过来拉住了紫岚的手,笑道:“想不到紫岚妹妹能来,好久不见了,可把我想坏了!”

紫岚含笑道:“元青姐姐,我也好想你呀!”

两人寒暄了几句,这时,叫做元青的女子突然看向吕浩和十八,仔细打量了几下,诧异道:“人族?他们是谁?”

紫岚道:“他们是我的奴仆。”

元青一听,疑惑的问道:“奴仆?”

“姐姐,我这刚来,你就问这问那的!这一路,可把我累坏了!”

元青微微一笑,道:“也是。这样吧,我先安排你这两个奴仆去休息,我们姐妹去我房间好好聊聊。”

紫岚点了点头。

就这样,吕浩被元青府的人安排进了一间厢房,而紫岚也随着元青去了她的房间。

待下人走后,吕浩才有机会好好和十八说话。

“十八,”吕浩坐下,看着十八,和蔼地说道:“把你的身世和我说说吧。”

“恩公,我从小就不知道我的阿爹阿妈是什么样。我从记事起 ,一直跟着族里的几个爷爷生活在一起。我们住在山洞里,靠每天夜里偷偷地出去打些小兽回来吃。

起先族里还有几个年轻的哥哥姐姐,但是慢慢地,都被它们抓去了,不知道弄到哪里。后来,就剩下我和几个爷爷了。

去年,有一次我在白天的时候偷偷地溜出山洞,想去追一个小兽。谁知道,没跑多远,就被几只狐族围住了。不知怎的,就被他们弄到了这天狐城。

他们把我卖给了今天打我的那只狐族,我每天帮他们干活,挑水、劈柴、擦地,什么活都干。他们每天都给我些半生不熟的兽肉吃,但是吃不饱。

他们无聊了,心情不好了,就会打我……”

说到这,十八呜呜地哭了起来。

拍了拍十八的肩膀,吕浩沉默了。

“不要哭了,十八。你放心,以后不会有人再欺负你了!我叫吕浩,以后你就跟着我。”

十八停止了哭泣 ,抬起头,看着吕浩,重重的点了点头。

“十八,我给你换个名字吧。十八、十八,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十八,以后,你就叫—吕汉吧!”

十八高兴地喊道:“多谢恩公。从今以后,我就叫吕汉!”

紫岚随着元青来到了房中。

“那个人族修士,我看他的修为和你我差不多,你从哪里找到的,要知道,我们狐族大陆上的人族可没有筑基期的修士?”

紫岚微微一笑,道:“怎么?元青姐姐喜欢?”

元青对着紫岚邪魅地一笑:“还别说,我还真有些感兴趣!”说完,就用耐人寻味地眼神看着紫岚。

“唉!”紫岚叹了一口气,“姐姐,这你可难为我了,难道你觉得,这样修为的人族会甘心做我的奴仆?”

“莫非……”元青吃惊地看着紫岚,“你对他用了天狐**!”

紫岚没说话,点了点头。

元青一阵失望。

“好啦,元青姐姐!等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人族,我帮你抓来就是!”紫岚拉起元青的手臂,摇晃着说道。

“算了!哦对了,你此次前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啊?”

“小妹只是好几年没见姐姐了,有些想念你了!”

“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紫岚略显尴尬地一笑,沉吟了一下,道:“不知姐姐能否帮我打听一个龙族小子,看是否关在天狐城?”

“龙族小子!”元青一愣,盯着紫岚,慢慢地眼睛一眯,玩味地笑道:“怎么妹妹的口味变了,喜欢上龙族了?”

紫岚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回答,一拍腰带,一个药瓶飞出,落在手掌之上。

元青疑惑地看着紫岚手中的药瓶,问道:“这是何物?”

紫岚也不回答,将药瓶递给了元青。

元青打开瓶盖,向手心一倒,只见一粒晶莹翠绿的丹丸掉到手心。

她探身一闻,顿时面现惊讶之色,随后狂喜起来,对着紫岚道:“这是……”

“这瓶里一共是九颗,姐姐收下吧!”

元青大喜,赶忙将丹丸收入瓶中,又将瓶子收入储物腰带。

她满脸喜色地看着紫岚,道:“龙族小子的事,明日告诉你!”

……

紫岚离开元青的房间,来到吕浩这里。

“怎么样?”吕浩问道。

“多亏主人的丹药,她很喜欢,答应帮忙了。”

“嗯!”吕浩点了点头,“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紫岚应了一声,离开了房间。

吕汉见吕浩和紫岚的对话,脸上一顿惊愕。

看着吕汉的样子,吕浩不禁笑了,问道:“怎么了?”

“恩公,这狐族的女子,竟然叫你……主人!”吕汉痴痴地说道。

“不应该吗?”吕浩反问道。

吕汉一听吕浩说,更加惊愕了,瞪圆眼珠,半晌无语。

“吕汉,我要你记住,我们人族不是下等种族,永远是凌驾于其他族之上的!”吕浩盯着吕汉,认真地说道。声音不大,但语气中充满着自信。

吕汉的目光从惊愕慢慢地变成了坚定,他重重地说了句:“我记住了,恩公!”

第二日,紫岚来到吕浩房间。

“主人,打听到了。前些天的确有一个龙族小子被抓到这里,正是我们部族送来的。如今被关在地牢中。”

吕浩心下大定,总算是找到了。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在这个高手云集的狐族王城,想要从地牢中救人,恐怕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