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灵天尊 >   第七十六章 胜负

“回来。”光波接近,杜云脸色一变,右手对着远处的战斧一握,随后只见原地旋转的战斧居然倒飞而来,仅仅只是瞬间,战斧便再次出现在了杜云的手中。

“喝。”没有太多胡丽花哨的动作,杜云对着飞向自己的光波就是一斧。

“嘭。”毕竟光波是幻天仓促之间使用的灵技,面对杜云手中的战斧,光波并没有坚持多久,便被杜云从中砍为两半,消失无踪。

“你的确很强,接下来你可得小心了。”一斧砍碎光波,杜云看着不远处的幻天,随口提醒了一句,左手随手一挥,嘴中念念有词,“落雷符。”

随着杜云左手落下,只见幻天的脚下,一圈银色的光阵好像凭空出现,光阵上面阵阵紫色的光芒闪烁着,给人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压制符。”并没有给幻天太多的反应时间,杜云再次随手一挥,幻天的脚下再次出现了一圈金色的光阵,随着光阵的出现,幻天顿时感觉自己引以为傲的速度大幅度降低。

眨眼间,一道手指粗细的闪电便对着幻天飞了过来,感受着闪电中的力量,饶是幻天自己都怀疑,自己要是被这闪电击中会不会重伤。

狼狈的一个翻滚,幻天非常极限的躲开了闪电的攻击。

“嘭。”紫色闪电落在地上,花岗岩制作的地面瞬间便出现了一丝裂纹,裂缝上面紫光闪烁,好像还有余威。

“暴走。”咬了咬牙,幻天不在保留,低喝一声,随着灵技的释放,幻天本来被压制的速度有了质的提升,身形一闪,再次躲过了闪电的攻击。

“速度不错嘛。”杜云看着接连躲过好几道闪电的幻天,赞叹了一句。随后目光一变,随手一挥,口中,冒出一句,“式神玄武。”

“我去。”杜云的这番动作当然被幻天看在眼中,看着杜云身旁出现的黑色身影,幻天嘴角一抽,这还怎么打?

“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式神在旁,杜云倒是没有立即加入战斗,反而提醒了一句,毕竟他们不是生死仇敌没必要伤害幻天。

“看来只能如此了。”听到杜云的话,幻天并没有回答,喃喃了一声,自己的底牌看来是留不住了,本来打算在公会大战使用的,可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棘手的对手。

“冰霜之萨亚。”喃喃了一声,幻天手中的冰蓝色太刀一挥,随后,只见一圈冰蓝色的光圈覆盖在了场地之上,和紫色闪电绞杀在了一起。

“你不是狂战士吗?”杜云看着出现在地面上的冰蓝色阵法,微微一愣,疑惑道。这家伙怎么可以修炼其他职业的灵技?还是专属灵技,这怎么可能。

面对杜云的询问,幻天并没有回答,身形一动,闪出了紫色闪电的攻击范围,快速接近了杜云。

“有意思。”杜云看着冲向自己的幻天,手中的战斧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幻天就是一记横扫。

“铛。”刀斧相撞,二人各自退后了一步,随后便再次冲向了对方。

短短几分钟,二人便已经对战十几个回合,不过明眼人还是可以看出来,幻天正在趋于下风,毕竟杜云灵力修为要比他高很多,有这样的结果也不足为奇。

“黑暗切割。”站在场地的一角,杜云口喘这粗气,手中的战斧隔空一挥,随后只见一道由灵气组成的黑色光刃划破空间,向着幻天飞了过去。

“三段斩。”手中太刀一挥,幻天的身体也是一动,出现在了场地的另外一角,口喘着粗气。杜云的实战经验的确是太丰富了,自己完全就抓不到任何的机会,在这样下去,一旦灵技耗尽,输赢也是迟早的事情,的想个办法才行。幻天看着不远处同样消耗不小的杜云,到现在,他可以肯定,杜云的战斧肯定吸收过器魂,不然平常的器灵哪有这等威力,自己引以为傲的**在他那里完全占不到一点便宜。

“在吃我一斧。”看到幻天的位置,杜云暗叫了一声好,身影一动,手中的战斧对着幻天再次砍了过去。

“没法后退了,只能硬接了。”幻天见状,暗叫了一声不好,自己要是再退可就出了擂台,一旦出了擂台自己可就输了,冰蓝色太刀一转,同样一刀砍向了杜云。

“嘭。”刀斧再次撞在了一起,不过这次二人都没有后退,只能咬牙坚持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两道似乎由灵力组成的火红光罩出现在了二人周身,远远看去,奇特无比。

“这下不好了。”幻天手握太刀,目光盯着近在咫尺的杜云,这位置一旦自己的灵力枯竭,必输无疑,至于杜云,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比拼灵力,这正不是自己想要的吗?这个家伙还是太年轻了,居然将自己弄到这么尴尬的一个位置。

“玄武。”虽说杜云稳操胜券,可为了防止幻天有其他招数,嘴角一裂,话音落后,只见跟在他身旁的黑色身影对着幻天扑了过去,面对黑影,幻天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影扑向自己。

“禁锢。”杜云看着被黑影缠绕在原地无法动弹的幻天,轻笑了一声,收起手中的战斧,开口道:“你输了,被我的式神玄武抓住,量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了。”

台下,众人看着被禁锢在原地的幻天,结果可想而知了,杜云随手一击幻天都会落下擂台。

“幻天哥哥。”曦儿漂亮的金色大眼睛盯着幻天,一脸的担忧。

“这次发财了,哈哈。”至于轩辕羽凰,则完全是一副兴奋之色,幻天这小子命也太背了,遇到灵力修为比他高三阶的杜云,输了也不为过。

“结束了。”擂台上,杜云微微一笑,手中的大斧随手一挥,斧背对着幻天拍了过去,怎么说也是一个公会的,他肯定不会下杀手,送这小子下台就好了。

幻天看着飞向自己的战斧,苦笑了一声,“看来还是藏不住呀。”说完,手中的太刀消失不见,随后,火红色的法杖悄然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