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门歪道 >   完结感言

《仙门》终于“阶段性完结”了。

写完最后的“尾声”,已经是下午两点多,早饭和午饭我都还没吃,又饿又累,现在是凭着一股作气的精神坚持把最后一章写完。

我昨晚写《仙门》写到深夜两点多才睡,然后早上九点又起床写。最近头发掉得好厉害,估计是跟这段时间经常熬夜有关。

本来是打算在下午把完结感言也写完的,但是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就在此暂停下来,出门去吃东西。之后休息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才再次敲键盘,把“完结感言”也写完。感觉,如果拖几天再写的话,这种感情会消淡许多,虽然现在已经很累了。

《仙门》阶段性完结了,我的心情是:终于解放了。

——等写完感言后,就真的解放了。

最初开始写《仙门》的时候,就像恋爱那般充满激情,不知疲倦地码码码。然后逐渐变得厌倦、疲惫、一场折磨,到现在分手了。

我是写过四本书的作者了,每次都会这样。

这个写作的过程经历了很多事情,大部分是一些负能量的东西,以至于这篇完结感言后面的内容,其实就是作者的一些抱怨,不想吸收负能量的读者老爷们,还是不要看了。

然后呢,沙米我啊,今年六月底刚大学毕业,现在很为自己的处境烦恼。

烦恼的原因再常见不过,就是工作问题。

像我这样大学四年都只顾着写小说的废柴,出来社会后还真是举步维艰。不但学业荒废了,连人际交往也有障碍,我甚至连大四都没有去找地方实习。所以现在一毕业了,四处找工作都碰壁,这辛酸的感觉诸位还在学校学习的读者们是无法体会到的。

幸亏亲戚帮忙,很无耻~地走后门,才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现在沙米我即将要去某某单位工作了,能在去工作之前将《仙门》完结,我打从心底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

对了,我应该是从七月开始,更新字数锐减的,不知诸位有没有发觉?就是那时候开始,我忙于找工作了。

一直以来,都有读者会问我:“写小说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更多一点?”、“找工作?你不是全职吗?”之类的问题。

拜托,这样问是在嘲讽我吗?我只是一个三流作者而已,想赚个生活费都不容易。

每次谈到这个问题,我都会有点来气。

没证没据的,怎么就会认为我赚了很多钱呢?这是天大的污蔑!

至少对于我来说,这是件非常让我觉得委屈的事。因为想一想啊,订阅《仙门》的读者只有几十个(对,只有几十个,不信的可以到我个人中心作品栏看看粉丝数),而一章只收费一毛钱左右!算算一个月收入多少钱?不会这么简单的数学题都不会吧。

当然,我也不至于那么惨,因为我的书是买断的,勉勉强强还是能够有最低工资标准的收入水平(有时甚至还达不到),温饱还是有保证的。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想奔小康我不得不找其他工作。

也有读者说,温饱不就够了吗?坚持写下去,终有一天能成神!

特MD,这是一种非常不负责任而且幼稚的说话,如果我三十岁都无法成神,仍然处于温饱线上,当初说这话的人是不是应该养我?

现实归现实,抛开现实谈理想的人,我觉得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我已经大学毕业了,应该踏入社会工作了。

同学都已经找到工作了,工资有四千五千的,一对比之下我真的相形见绌,完全抬不起头。而在家里,家里人经常对我唠叨工作的事,我不怪他们,因为别的亲戚向他们问到我毕业了在做什么工作的时候,我家里人都尴尬得不敢说出口。他们的儿子读了那么多年书,考上大学,结果毕业后工资连公园擦皮鞋的都比不上。

什么自尊都没有,很惭愧。

所以,批评我就此结束《仙门》的读者,换位思考一下,理解一下。

如果我写小说能够赚很多钱的话,当然也想继续写小说。但我是一个标准的扑街作者,扑得我的人生几乎都要毁了,外人是不会知道我这四年里因为写小说而失去了多少东西。我把最宝贵的大学四年全投在写小说上,然后亏得身无分文,输得一败涂地。

换个话题,再说说我的小说生涯吧。

说到我的小说生涯,又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四位责辑,因为编辑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

我从大一开始在17K写小说,一直待在这里待到如今,一共四年了。

这四年里面,我一共换过四位责编。

最初写《鬼父》,也就是《鬼噬天下》的时候,我的责编是A君(姑且这个称呼,因为不太方便写出来)。

因为当时我还是一个最基层的、默默无闻的、连签约都非常困难的写手,所以得不到编辑的注意,没有任何推荐,也没有任何稿酬。印象中,我和A君之间除了一些必要的事项外,没有任何沟通。后来A君去了其他网站当编辑了,我也没有什么感觉。

这个时期,我是凭借着最初的、最旺盛的热情和冲劲,将鬼噬天下写到七十七万字,然后就写不动了。因为没有任何人注意,也没有编辑的推荐,就算继续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之后我开始写《我是妖怪我怕谁》,投稿时得到了编辑B君的注意,B君就直接联系我,谈了很多关于《妖怪》内容的事情。那时候真的非常高兴,因为终于得到编辑的注意了。B君还跟我说过,有他捧我,肯定能火!

然而类似这样的话,我听了三遍,最后都是深重的失望。

《妖怪》我投入了很多精力、感情、时间,是我写得最长的一篇小说。因为那时候的干劲是满满的,所以经常都会日更六千字,甚至有一天挑战极限码了一万三千字。现在回头想想,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很可怕,就像中了传/销的洗脑,着了魔一般对未来充满希望而浑身是力量。

但,持续一年了,除了刚开始那一个月,B君几乎都没有再理睬过我。我知道我被放弃了,就像恋爱被女友抛弃了那样,很残酷。我从充满希望、力量,变得颓废了。看着毫无希望的未来,我足足坚持写了一年,到后来实在是写不动了。从日更一章,然后日更两千,最后太监了。

写小说没有说得那么轻松,每天要写四篇作文,没有任何奖励,坚持一整年,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时候B君突然叫我仿一本最近很火的小说的风格,开一本新小说,稍微有了点稿酬(当然是非常少那种)。然后好吧,正巧我也写不动《妖怪》了,就开吧。

然后我一次次按照他的要求修改了稿件,结果一次次遭拒,持续了一个月。具体多久忘记了,可能还不止。

终于B君跟我说:“可以了,就这篇(就是《史上最萌神话战争》,我觉得还写得挺不错的。因为被要求屏蔽,所以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真是一个悲剧。话说这个书名都不是我自己起的,是编辑起的......)。”

实在是太高兴了!

然而等我写到十万字的时候,B君突然改口跟我说:“还是不行,你重新写吧。”

吐血。

我真的是......好吧,修改就修改。

但是这一次,我提出了要求:不要干预我的写法,我不想再照那着那本很火的小说的风格写,我只想写我自己喜欢的、习惯的风格。

我真的是大牌了,只不过是提出了一个很基本的要求,结果......他真的没怎样理过我了。

新书《家里养了群奇葩》(又是书名不得自决),很顺利就通过了,然而只是个悲剧的开始。这本书从开始,到结束,我印象就没有过大推荐,只有偶尔有几乎没人注意的小推荐,所以人气比起《鬼父》还差。我分明记得B君又跟我说过,有他捧我,绝对会火!类似的话。然而却是从一开始就注定见不到阳光的发霉小说,我再一次受了沉重的打击。

至此,虽然心里面也有埋怨的时候,但我还是认为是自身实力不足,写得不好,所以编辑才不推荐我的。

然后吧,将《奇葩》写完后,我又继续在17K开新书。B君很干脆地将我扔给了别的编辑,就算说他没有放弃我,我都不相信。

我被扔给了责编C君。

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很自卑,像漏气的破足球被踢了出去,甚至一度不想再写小说了。

给C君新书试稿,也只是偶尔来了兴趣写写而已。

我那时候已经大三了,没什么课,经常都在宿舍打游戏,或者跟同学们出去玩。

我之前,大二大一的时候只顾着写小说,属于那种独来独行的人。没跟舍友处理好关系,产生了很多误会,所以一直都有些矛盾,关系不太好。

但是在大三,自从我不再执迷于写小说后,我开始跟舍友一起“鬼混”,玩得很开心,没有了以前那么多的矛盾。我的性格也变化很大,同系的男生都说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从来不知道我这么好玩。大概,是因为我之前一直都被写小说所压抑着,忽然不写小说了就变得很疯狂。

“不再执迷于写小说的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活得最轻松、最快乐、最潇洒的一段时间。”

不过,我还没有放弃写小说,只是不再那么偏执而已。我还是多少会抽些时间出来,写写新书的初稿,然后交给责编C君过目。

我还打算转站,尝试投稿到别的网站,看看去其他网站能不能改变这扑街写手的命运,但是大都以失败告终。

而在那大半年里,责编C君是我坚持继续写小说的重要原因之一。

责编C君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真的,我都要对他五体投地了。

每次我发试稿给C君过目,他都很认真地评阅,然后给回我非常专业的意见。虽然基本上都是叫我打回修改或者重写,但是我一点都讨厌不起他,因为他的意见真的能说到点上,是个非常厉害的编辑!

但更厉害的是他的执着。

其实那时我已经不想留在17K了,所以经常投稿到别的网站,而且又只顾着玩、浪,对新书的事根本就不上心。对于C君打回需要修改的试稿,我也只是放在电脑桌面,懒得去理。

但是C君很神奇,隔三四天,就会主动Q我,问试稿的事。

这就非常尴尬了,我既不想留在17K,亦不想继续写小说,但是C君又太过热情。我不好意思明说,只好在他问了我试稿情况之后,才照他的意见随便修改一下,然后又发回给他。

之后又继续去玩、去浪了。

本来以为屡次这么敷衍的修改,他也会像B君那样放弃我,但是他大爷的居然又将修改过的试稿又发回来,然后隔几天又再问我试稿修改得如何。

好几次这样之后,我更加不好意思明说,不想留在17K和不想写小说的事,因为他都已经这么多次认真替我修改了,这些话我怎么说得出来呢?

后来就陷入一种苦战僵峙的情况:

我不停地修改,不停地换题材,不停地发试稿给C君;

C君不停地修改,不停地给回我意见,不停地向我催稿。

他这个人简直就是变态!抖M!工作狂!就这么希望给自己增加工作量吗?

于是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大概二十遍,我第二十遍发试稿给他,终于成功了!他终于对那篇稿子满意了。然后开始具体内容的商谈,然后又再几次修改之后,他很有信心地告诉我应该可以获得买断签约。

结果失败了,因为在第二次审核的时候,负责买断的另一个编辑觉得不合格,将我的稿子打了回来。

绝望了啊,我都已经大大小小修改了三十遍,还不行?

C君也对此很难过,他还是挺喜欢我那篇稿子的。那篇稿子已经写了七万字了,书名叫做《这么巧!我也穿越了》,主题是嘲讽那些龙傲天主角,之类什么的,非常有意思的稿子。然而还没有问世,就被打了回去。

C君告诉我,要不接受扶持金,继续写这篇稿子,要不就再新开一篇稿子。

我对那点扶持金没兴趣,这次打击已经让我真的不再想写小说了,又不好意思跟C君说已经不想写小说的事,免得被他觉得我是受不了打击的人。

于是我就对他撒了一个谎,忘记说什么了,好像是这段时间都很忙没空之类的谎言,说这段时间都没空写小说,然后我就获得了一个月的休闲时间。其实这时候我虽然在17K大受打击,但在其他网站投稿的事终于有了进展,新稿子开始商谈,只要修改好后我就开始去那家网站,获得不错的稿酬。

之后一个月,我都在应新网站的编辑要求,修改新书。

然而我逐渐发现,这间新网站的编辑只是在骗我而已,根本没有一开始说好的稿酬。

我那时的心真的已经累得不行了,彻底放弃了写小说这条路,过了几天废人般的生活。像个没有理想的大学青年一样每天去上上课,然而回到宿舍就是打游戏,或者课都不上了,一直在宿舍里打游戏。

但是!C君他大爷的居然在隔了一个多月后,又向我催稿了!

难以置信!怎么会有这么执着的人?像我这么废柴的三流作者,他怎么就不知道放弃呢?我不是那些大神大作家,什么价值都没有,为什么他就能坚持了半年,一直在向我催稿呢?

我真的非常感动,感动得已经无办法再对他撒谎了,就在那天跟他明说了,我这几个月来一直都在尝试跳槽,而且现在已经不想写小说了。实在是很对不起他这半年来一直没有放弃我,但是我已经自己放弃了自己。

C君听了我说的事后,也似乎挺郁闷的。

他告诉我,在我投稿《妖怪》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我,就是他检查审阅《妖怪》的。当时他就看中了我的风格,觉得我这种风格的小说很有意思,所以现在他很希望我能够创作出比《妖怪》更好的小说。

原来他早就看过了我的《妖怪》,赏识我独特风格的小说,所以现在才会一直没有舍弃我。

我感到非常意外,因为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当初审阅《妖怪》的编辑是他!我还一直以为是B君。

非常非常的感动!

这种终于能真正被人赏识的感觉,就像是获得救赎,对我而言不只是感动,还有更复杂难以描述的情感在里面。

我告诉他,我会继续尝试写小说,不过也说了,如果再不行的话我就真的放弃了。

然后我发给他两篇仅有两千字的随笔试稿,完全不抱有希望。

但是他过了一会后就看完了,告诉我那篇仙侠题材的(就是《仙门》开篇)写得很不错!希望我继续写两章看看效果,并且他还说了暂时不会干预我的创作,免得影响我的想法和发挥。

我非常高兴地继续写了两章,然后第二天又发给他了。

然后还是不错,继续写,然后修修改改的,虽然他也有时当头一棍给我重批,但最后还成功答了买断。虽然稿酬不多,但是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我感觉到C君是真心想捧我的,稿酬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等《仙门》正式出来,已历时七个月。

总共提交了多少次试稿,修改了多少遍,已经无法估算了,大概是四十遍吧,总字数也应该超过二十万了。

真是一个非常骇人的数字,如果没有C君一路的支持,我怕是已经不再写小说了吧。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成果是就是《仙门》确定是一本非常棒的小说!即使我是它的作者,我仍然忍不住要称赞《仙门》,我可能永远都再写不出这么好的小说了。

啊~

感言写到这里,已经凌晨四点了。

有点困了,不过还想再写下去吧,将事情交待清楚我才能睡。

《仙门》发表后,C君仍然会定期审阅《仙门》,严格要求我,写好大纲、人设,还有其他别的,务求一丝不拘。我也很乐于这样做,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尽心地把一本小说写得这么细。

这段时间,我记得C君说过让我最深刻的说话:你特么不写悲剧会死啊!

又因为C君的推荐和关照,一路都非常顺利,上了几遍大推荐,又获得了网文联赛的个性化第三名。

有C君在,感觉非常安心,即使我从来不提推荐的事,也经常会有大推荐给我。这使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是我写小说写得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然而三个月后,C君突然告诉我,他要辞职了。

理由是累了。

我很难受,就像是失去了最好的知己。

但是我理解他,辞职换工作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没什么好评价的,所以我只是简单地跟他谈了一下,也没有问太深入,也没强求他还要审阅我的小说,就这么轻描淡述地过去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仙门》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推荐。

每天只有三十几个订阅。

很惨淡,真的太惨淡了!

完全沦为了二流作者,甚至二流都算不上,只能称为三流作者、透明作者、路人作者,前途一夜间变得一片黑暗。

后来过了几个月后,我再联系了C君,问起了他的近况。果然,他是去了其他网站当编辑了。

他问了我仙门的近况,也说了他偶尔也会去评论区看看评论,似乎还写得不错的样子。而我告诉他,我已经准备不写了,换工作了的事。

他表示理解,也觉得可惜,谈话很轻松。

但是我们怕是永远都没机会再合作了。

接替C君的工作,负责我的责编是D君。

D君是个老好人,在偶尔的交谈中就会感觉到,甚至还帮忙处理了一次毕业时学校里的事,感觉很热情很好人,但是我们的联系也仅限如此。

虽然也很想问他,能不能给个推荐什么的。

但是我拉不下这个脸。

作为一个作者的自尊心,求编辑给推荐什么的,我从来都没有求过推荐。因为我觉得只要写得好,编辑就会自然而然推荐,写得不好,就算求也不会给推荐,C君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猜D君应该对我不了解,也没有看过《仙门》,所以这几个月来都没有给过我推荐。

后来我告诉他,我要换工作,不写了。

D君告诉我,他没有忽视我,只是准备等我八十万字、一百万字的时候再推荐。

但是我没办法相信他的话,因为我听得太多“我会捧红你”、“你肯定会火”,这一类的说话,还因为仙门上一次被推荐的时候只是三十万字,而现在居然说要等八十万字一百万字再推?

我不相信。

《仙门》前途一片黑暗,而我在这时又已经毕业了,在现实的打击之下,我最后还是决定找高薪点的地方工作,不然我活不下去了。

该说的,也差不多就这样了。

如果看了我的故事之后,还不能够理解我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仙门》阶段性完结,如果有机会我会继写的。

比如,改编漫画、动画、影视之类的。

虽然可能性非常渺茫......

啊,不行了,已经开始有点晃了,我要去睡觉了。

时间是凌晨四点半。

日期是2017年,九月九日。

——沙米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