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慧西也微微的点点头,这件事情自己也隐隐猜到和万由笙脱不了关系,只是万由笙却没有这样的本事,这背后肯定还有其他人,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有这样大的本事。

看着顾慧西表情变化这,章易也不在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顾慧西的身后。

来到了手术室的外面,上面的灯还在亮着,心里面没有着落。

不用说当你分场景应该比,章易说的还要残酷和危险,忽然安静了下来,章易这次看见顾慧西脸上的都是汗水。

心里面也微微一叹,顾慧西还不知道迟瑞萧伤的有多重吧,自己也不敢告诉她,当时看见迟瑞萧的时候,他身上已经全是血。

几乎昏厥要不是自己到的及时,或许现在迟瑞萧已经是一局尸体了。

“支。”门开了,看着贺大夫出来,顾慧西连忙上去询问道,“何医生,现在迟总怎么样了?”

贺大夫眉头一皱,脸上神情不是很好看,看着何医生的表情,顾慧西只觉得有些站不稳,拉着何医生的手也紧了紧。

“夫人,迟总这次伤的很重,但是不用担心,现在子弹已经取出。”看着脸色惨白的顾慧西,贺大夫连忙解释道。

接着眉头微微蹙起道,“但是,迟总在掉下车子的时候,好像撞到头了脑袋,现在还昏迷不醒。”

“夫人。”章易一个健步上前,连忙搂住了顾慧西。

忽然间顾慧西感觉到了脑海里面一片空白,恍恍惚惚的不能思考任何问题。

“夫人,您现在要坚持住啊,您现在可不能在倒下。”章易带着着急的声音传来。

贺大夫也连忙对着顾慧西道,“夫人,迟总现在虽然危险,但是我们都还在努力,您一定要坚持住。”

顾慧西只看着他们的唇瓣在蠕动这,但是却听不见一句话,脑海里面一直都是空白的。

贺大夫也急了,看着一动不动的顾慧西,对着顾慧西晃了晃手,慢慢的这次看见顾慧西眼神清明起来。

心里面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顾慧西醒来了。

“夫人,方心我一定会全力救回迟总的。”语气里面带着坚定。

贺大夫响起迟瑞萧脑袋上面的伤口,眉头就是一皱,刚刚自己也检查了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迟瑞萧却怎么也醒不来。

禁闭的大门,让顾慧西只感觉到了一阵的不安,现在自己真的好像进去看一眼迟瑞萧,他现在应该还好吧。

忽然直接顾慧西感觉到了眼前一黑,接着就没有了意识。

在醒来的时候看见了章易阴沉着的脸,看着顾慧西醒来章易欢喜的上前道,“夫人,你可算醒了,吓死我了。”

“我昏迷多久了?迟总现在怎么样了?”顾慧西询问道,说着就要下床。

“夫人,别下床现在身子还很虚弱,你先躺着。”章易连忙按住了顾慧西,让她躺会了床上。

“现在迟总已经出了手术室,现在已经休息了,您放心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章易连忙的说到。

只是眼里面的难受一闪而过,顾慧西敏锐的捕捉到了,心里面一沉,难道出什么问题了?

顾慧西挣扎这起身道,“章易,你给我说实话,现在迟瑞萧到底怎么样了?还有他现在在哪儿?我要去看他。”

说着已经起身,章易看着拦不住顾慧西,也不在拦着,低着头声音低沉的对着顾慧西道,“迟总现在在您旁边的卧室里面,何医生已经派人前面的看守这。”

还没等章易说完,顾慧西都已经走出了房间,向着迟瑞萧的所在地走去,脚步很快最后顾慧西直接小跑了起来。

在到了房间外的时候,顾慧西却顿住了,看着关闭的房间门,有些不敢进去,看着这样的顾慧西,章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夫人和迟总怎么就不能好好的呢?老天就不能对他们好一点?

好不容易两人这才和好,现在迟瑞萧却又变为这样,忽然想要上前但是脚步却停留住了,想着自己上去又能怎么样?

深深的吸了口气虚顾慧西,手颤抖这打开了房门,房间里面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看着床上静静的躺着的迟瑞萧,顾慧西只感觉的现在自己有些提不起脚步。

里面的人看见顾慧西的时候,都纷纷使了一个眼色,向着外面走去。

房间里面就剩下了顾慧西和迟瑞萧,上前几步看见了迟瑞萧安静的睡颜,只是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红晕。

看起来有些苍白,整个人都是暗暗静静的,也没有那凌人的气势,看起来十分的脆弱,嘴唇惨白入纸。

顾慧西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心疼,现在才真实的感受道迟瑞萧也是一个人,他也会生病也会到下。

以前的迟瑞萧已经站到了自己看不见的高度,所以让顾慧西都感觉到了迟瑞萧已经不是人了,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可以完成一切。

伸出手摸了摸迟瑞萧的脸,感受到了迟瑞萧的温度,顾慧西一直提着的心这才落下,眼泪就这样不直觉的掉了下来。

就像绝地的山洪一发不可收拾,听着顾慧西的抽泣声,章易在外面听着只觉得愁的化不开。

忽然一个黑衣人上前来,对着章易的耳朵轻轻的说了一句。

接着章易神情一变,接着对着黑衣人吩咐了几句,就想着迟瑞萧的房间走去。

打开门看见顾慧西呆呆的看着迟瑞萧,就连自己进来都没有发现。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章易走上前去,对着顾慧西微微的耳朵边说了一句话,接着就感觉顾慧西原本无神的眼里面,眼神暗沉全身的气势也变得很是凌厉起来。

对着章易吩咐道,“现在公司不能乱,你先放出消息说现在迟总在家养伤,现在公司事无大小都先由其他懂事会处理。”

“还有,现在加派人手找回出逃的欧阳书记。”顾慧西眼睛里面闪过来一丝狠戾。

章易应声下去了,的确现在公司不能乱,现在迟瑞萧的伤情还不能公布于众。

刚刚来报的人说了,现在已经有线索了,这件事情应该和乌爷有关,夏汐颜不知道用力什么手段,让乌爷答应了要帮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