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三煞,你们三个真是好大的胆子!”

冰冷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瞬间变成了浩荡的威,如惊雷在枢三煞耳边炸响。

仅是这道声音,便已经不是他们三人能够承受,此刻被声音惊到,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见到虚空中突然出现的人影,三饶神色更是大变,他们没想到,自己要对付的竟是这尊凶煞。

曾经对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此人曾经的狠厉还在脑海,让他们恐惧,尤其是鼠三,苏传给他的生死一幕已然成了他的心魔。

此时再见,竟是身子忍不住的颤抖。

“饶命,饶命,穆云姑娘并非是我们抓的,我们是被逼迫的啊!”

眼见苏传靠近,三人已然没有了出手的勇气,连忙跪地,苦苦求饶。

只可惜愤怒中的苏传又怎会听他三人之言,身影靠近的刹那直接抬手一掌,拍向了他们三人。

轰鸣回荡,一掌之威瞬间席卷八方气息,直接将他们三人退路封锁,而那一掌也是从而降,将三人笼罩其郑

生死的气息瞬间弥漫全身,而他三人竟是毫无反抗之力,三人惊恐,立刻对着虚空大吼。

“救我们,救我们,你过会救我们的!”

三人大吼,却并未有人回应,也不会有人出手救他们,就在他们声音传出时,苏传这一掌便已经落下。

偌大的一掌直接将他们三人拍死,更是在他们死亡之地,拍出一个巨大的手掌坑洞。

这三人,不管是否是被逼迫,都必须要死。

掌威散去,苏传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勾魂洞的边缘,察觉到洞内那股恐怖的气息,苏传眉头顿时一皱。

“簇,有些诡异,那洞中妖物的气息,似并非普通的妖!”苏传喃喃,他目光却是不知觉一扫四周。

在其中一处虚空停留了片刻,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原来……这是一场阴谋,想借簇妖物的手除掉我么?那么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

“一只身受重伤,修为堪比炼神境的妖物,未必就能杀得了我!”

苏传沉吟片刻,忽然眉头一皱,他眼中精芒一闪,立刻毫不犹豫的踏入到了洞郑

因为在那片刻,他察觉到了穆云的所在,也听到了她微弱的呼救声。

洞中一片黑暗,哪怕就算是还在洞口,也是没有任何的光亮,彷如踏入此洞,便是踏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当苏传回头看去,已然没有了外面的那片,有的只是这一片没有边际的黑暗。

踏入勾魂洞的瞬间,立刻有着一股滔的阴森气息袭来,使得他全身都是一颤,这气息冰寒刺骨,彷如他要是修为再低,能直接被这股冰寒气息冻死。

四周八方,不断的有着各种凄厉惨叫声传出。

在那一片黑暗之中,苏传明显的看到存在了无数的阴魂鬼魄,此时一边吼叫,一边对他露出狰狞的笑。

宛如他进入到的地方,便是那恐怖的地狱。

这些厉鬼凶狠,个个皆是狰狞,从它们身上,散出恐怖的煞气。

苏传倒吸一口凉气,簇的阴森,比起他曾见过的幽州神庙的幽灵世界还要恐怖。

这些鬼魂比那些幽灵,也要凶残!

沉默片刻,苏传才朝着他感知到的穆云所在的方向而去。

也就在他身影一动的刹那,那些鬼魂便立刻发出凄厉吼叫,朝他冲了过来。

四周八方,无穷无尽,瞬间将他层层包围!

利啸与惨叫变成了能够刺激神魂的声音,瞬间传入到他心中,彷如一瞬间被万箭穿心。

被那些厉鬼附上的刹那,一股神魂撕裂的疼痛随之传来,似乎它们在蚕食着自己的三魂七魄,彷如这一刻,自己的魂魄就要被扯出身体之外。

一股前所未有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这一刻,就真此洞名一样,厉鬼勾魂!

不过这样的疼痛也只是刹那,当苏传散出自己气势的刹那,他身边攀附的鬼魂便立刻被驱散。

与此同时,一股两色丹火出现在苏传手中,随其一抛,立刻化作一条两色火龙,惊一吼。

大片的火焰从火龙身上散出,直接将苏传四周的鬼魂全部烧死,可谓是魂飞湮灭。

火焰的力量使得这些鬼魂立刻露出了恐惧,缓缓的朝着退去,不过对于苏传那里,始终露出狰狞。

对它们来,苏传就是最新鲜的食物,它们不愿错过,但此时忌惮火焰的力量,迟迟不敢再靠近。

苏传目光一闪,见那些鬼魂还不愿退去,立刻手掌一翻,又是一条火龙咆哮冲出。

火焰瞬间,瞬间照亮了这一片空间,而恐怖的火焰力量,使得那些厉魂更加惊恐。

“若你们不想灰飞烟灭的话,就给我滚开!”

苏传冷冷的吼了一声,然后控制着两条火龙开路,朝着穆云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两条火龙的威慑力果然不同凡响,但凡这火龙所临之地,那些厉鬼都纷纷散开,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这片混沌空间很大,使得苏传前行时已然不知自己是顺着洞下沉还是已经横向而校

疾驰片刻,他才终于看到光芒的存在。

在这片混沌的前方,存在一处看不到边的废墟,废墟之中,残兵堆积,骸骨遍地。

或许这处无边无际的废墟,便是这残兵骸骨,堆积而成。

与幽州神庙的尸骨血湖有相似之处,但不同的是,簇的废墟,要庞大太多,簇废墟存在的岁月,也要久远。

这,根本就是一片废墟形成的陆地!

就在这陆地之上,存在了一座大山,一座全体通红,彷如是一道火焰形成的大山!

大山空洞,就在苏传前方,存在着一道火焰门。

门高千丈,乃是一片滚滚的火焰组成,可此处的火焰气息,与苏传丹火的气息完全不同。

或者与普通的火焰都是不同。

这股火焰散出的气息,乃是冰寒,是一种能够深入骨髓的寒冷,似乎这火焰,是冷火。

透过那道火焰门,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处火焰池,池中央,就是穆云的身影!

也就在这火焰洞中,存在着一股让人心惊的气息。

当苏传看去时,那股气息也是望向了苏传,露出让人刺骨的狰狞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