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长青,七八年前搬来村子,是个老光棍,他开的餐馆在灵气复苏前倒还好,是在一条正常小巷子里面。

不过这条巷子所有人都已经搬走了,因此杂草几乎占据了整个巷子。

这不比沈尘去上坟要简单。

不过百米的距离,老黄带路,愣生生走了二十分钟。

入眼,是个破旧的小院。

一面院墙都倾倒了,上面满是杂草。

不过院子里面倒是干净,从歪歪扭扭的大门走进去,入眼的,就是一个四五十平的院子,屋门摆着案板,上面摆放着一些肉类。

在生肉旁的案板上摆着一些小炒,还冒着腾腾热气。

沈尘正打量着,昏暗的房间里面,一个瘸老头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炒菜,走出来。

见到沈尘,他没有丝毫意外,笑呵呵的开口:“小尘回来了这是,怪不得你爸中午买了那么多肉食,我还说他发什么横财了。”

“回来了崔叔。”沈尘答了一声。

不错,此人就是崔长青,看起来足有六十多岁,一头银发有些散乱,瘸着一条腿,身上围着的满是油污的围裙,因为右腿无法用力,拄着一根铁棍。

他一头白发有些散乱,只是精神头倒还好,脸上清理的很干净,没有什么胡茬,那双眼睛虽然有几分浑浊,却也闪亮。

“老黄,又来要骨头吃了,你爸真是抠门,天天让老黄蹭骨头。”老黄扑了上去,亲昵的蹭了蹭崔长青的小腿。

随即吐着舌头,欢喜的看着他。

“诺,在那呢,不能多吃啊,再吃,你可就一级了,被执法者带走可别怪我。”崔长青笑呵呵的说着,指了指院子的一角。

那里,有不少不知名的野兽骨头。

听闻此话,老黄兴奋的叫了声,随后也不管其他,冲着那堆骨头就跑了去。

沈尘双目微微一凝,一级妖兽……

那堆骨头……

他转头看去。

那堆骨头参差不齐……但绝不是什么普通的猪骨头。

而且,一般人,怎会知道一级妖兽!

“别惊讶,真是没想到,咱们桃源村也能出个修真者,竟还筑基巅峰了。”崔长青丝毫没感觉出什么不对,随后把饭菜放在案板上,笑呵呵的说道。

这下,更是让沈尘眉头皱起。

他感受不出崔长青的修为!

怎么看,他都像是一个普通老头。

而且在桃源村已经生活了七八年,也显然不是一开始就对着自己来的。

“来吧,很多问题吧?进屋聊聊。”崔长青看向沈尘,随意摆了摆手。

沈尘点头,也不言语,跟着崔长青走进屋里。

他一阵恍惚。

进了屋里,几张已经不知多少年的饭桌整齐收在一旁,正中只摆着一张。

“唉,这灵气复苏闹的,都没人来吃饭了,再过一段时间,估计我这小饭店都撑不住了。”坐在桌旁,崔长青嘟囔了一句。

“想想,咱们村这么多孩子,我倒是没太注意过你,没想到,却成了咱们村的骄傲,一年多不见,筑基巅峰,看来天赋很强啊,是我老了,眼拙了。”崔长青笑着开口,自顾自开了一瓶白酒,随即一饮而尽。

“啧啧。”他啧了啧嘴,咧开嘴笑着。

“崔叔,你……”沈尘开口,心中一阵恍惚。

他从未想过,桃源村竟有修真者存在。

一眼看出自己的修为,甚至也变相承认了老黄的变化是他所为。

他来村子时,那会沈尘才十几岁,虽在临海上学,但也经常回来,对崔长青不说特别熟悉,倒也还可以。

以往什么同学聚会啊,家庭聚餐啊,大多是来崔长青这小餐馆。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我一个老瘸子只想安度余生,不会做什么东西,要不是灵气复苏,我都快忘了我这一身修为了。”崔长青似乎知道沈尘所担忧的,随即开口。

“那些肉食……”沈尘开口。

不等沈尘说完,崔长青继续道:“都是些附近的野兽,有些是想入侵桃源村,有些是缺肉食了出去猎杀的。”

“普通人吃了也不怕啥,没啥大妖,就是一些普通妖兽,最多一级,大多连妖兽都算不上,只是被灵气淬体而已,普通人吃了,反而能强身健体。”崔长青继续道,自顾自喝着酒。

听闻此话,沈尘点点头。

他没想到崔长青如此配合。

“不用担忧我这个老头子,人间不值得,接下来的岁月,我只愿安度余生,顺手帮着还在桃源的村民去除些危险。”崔长青继续道。

说着,他继续喝着酒,喝完后眯着眼,一脸享受。

沈尘沉默,他从未想过,崔长青这么配合。

初来,便把一切告知他。

但也没有告知他什么,比如他的修为,他的来历。

神魂受损,如今沈尘的感知力比以往稍差,在他看来,崔长青就是个普通人。

“对了,说起来,前两日来的一批修士,是你小子招惹来的吧。”突的,崔长青开口。

沈尘双目一缩。

“崔叔帮我赶走了?”沈尘开口。

那恐怕就是万景和所说的天机阁为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没有,只是村里他们不会动手。”崔长青继续道。

“行了,走吧,也不用试探老夫,还有,日后也不要来打扰老夫,别学那些执法者,天天嗡嗡嗡的讲什么为了人类啥的,我就是个普通老头,亲朋好友和家人都死绝了,人间已没什么留恋的东西。”崔长青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沈尘点头,十万年的阅历,他虽看不出崔长青的修为,但此话,他却是真心地。

人间不值得么……

“明白了,那我可否请求崔叔一件事。”沈尘开口。

虽然只是短短几句,但沈尘信了他。

而且沈尘猜测,此人,至少是个元婴。

有此元婴在桃源,他也会更放心自己的父母。

“真是麻烦,小子,老夫说了这么多,你真以为是老夫好说话?老夫不讲因果,不论缘法,一切随心,说了这么多,只是让你不要来打扰老夫!”崔长青突然重重把酒杯放下。

气氛,瞬间凝滞。

包括沈尘的身体。

他的思维还在动。

但是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禁锢!

地心引力似乎在刹那间消失。

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无风自起!

没有任何气势散发而出,他只是静静的直勾勾看着沈尘。

正因如此,那所有离地而起的家具,才显得那么的诡异。

以及身体四周根本无法反抗的压力,让沈尘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

“咚……”所有家具落地。

他低下头,喝了一杯酒:“明白了?”

只是此时他语气却没了平和,反而带着几分不耐。

沈尘大口喘着气,就在那一刻,他只有思维还在动,甚至连呼吸都做不到。

“化神!”对,这崔长青不是元婴,至少一尊化神!

举手投足间凝固空间,根本不是元婴可以做到的。

“不谈因果,不谈缘法,那做个交易如何?”沈尘再次开口。

“交易?小小筑基,大言不惭,你可知我是何修为?你可知我需要什么?什么都不知,有何可交易!”崔长青低笑一声,摇头道。

他感觉沈尘不自量力了。

“倒是遇到个愣头青,这孩子……”崔长青心里叹了口气,威慑一些修士的事情他做过很多次,沈尘这么愣的他还没有见过。

“一年多筑基巅峰,也算个天才,你的师长就没有告诉过你,不要挑衅强者?”崔长青继续开口道。

“崔叔,的确如你所说,我不知你过去,不知你具体修为,更不知你需求什么,那我可否问一句?崔叔要什么?”沈尘继续开口,并不放弃。

崔长青笑了,摇头笑了:“我需要什么……我只想安度余生,不需什么了!”

“长生?复仇?”沈尘再次开口。

崔长青笑了,只是这次笑的带着几分冷意与轻蔑:“好了,走吧,莫要大言不惭,日后不要来了,让我对沈家小子留点好印象吧。”

沈尘能明白崔长青意思,若是可以,他也不愿如此急切。

不过,种种威胁,就算他是仙尊转世,如今毕竟修为不足,也有可能夭折,他尤其担忧的是自己父母。

敌人愈加强大,他的父母,危机也越重!

他需要一人来守护,如今看来,崔长青为首选。

无欲无求,只愿在桃源村安度余生,自他给了老黄一些造化来看,他并非什么坏人。

沈尘未动,而是看着崔长青,似乎听不出他的赶人之意。

“崔叔,你需要什么,我就能给你什么!”沈尘开口,目光坚决。

而且,他也有这种底气!

“那你能否治好我这瘸腿?”崔长青笑了,只是最终还是有几分情分在,他开口说道。

说着,哐当一声。

他那瘸腿直接放在桌子上。

“我需要看看。”沈尘开口,面色沉静,随即也不管那崔长青是否答应,直接挽起他右腿裤子。

崔长青眼中渐渐浮现出几分不耐,但想到这些年在桃源村的发生的一切,他强行把不耐按下。

这瘸腿,他早已没了希望,如今只是为了给沈尘一个台阶。

“现在的孩子啊……当真是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沈尘,勿忘本心,有些事情,有些人,不应过分。”崔长青开口,带着几分苦口婆心。

这些年在桃源村,对沈尘说不上喜爱,却也是当自己后辈来看。

沈尘不管其他,如今裤腿掀开,他脸色一变。

外面看不出,但是掀开裤腿的一刻钟,一股恶臭味道传出。

他的小腿上竟满是紫黑色的烂肉,坑坑洼洼的,犹如刚刚受创。

那上面涂抹着一些不知名的药膏,但根本无用,大片的紫黑色烂肉,几乎占据了小腿的一半。

但沈尘知道,这伤势并非刚刚受创,而已经存了不知多少年。

“吓到了吧,小尘啊,日后不要来了,老夫在桃源村生活了这么久,说没感情那是骗人,但一些强者也有自身底线,做人切莫狂傲,走吧。”崔长青摆了摆手道。

若不是记着几分情分,莫说沈尘,就算是一个元婴,他也早就出手做成肉食喂狗!

他早已没了什么希望,不信因果,不论缘法,可以说,他早已淡漠的快要不同于一个正常七情六欲的人类。

如今任由沈尘三翻四次如此,也已经很是克制。

“皮肉倒卷,伤口自黑,我记得崔叔七八年前来桃源便瘸了腿,七八年时间,依旧如同崭新伤口,恐怕是有特殊力量附在腿部一直破坏!”沈尘开口,眼中精芒闪烁。

崔长青这次,倒是一愣。

“这力量如同跗骨之蛆,崔叔无时无刻恐怕都在承受莫大的痛苦,而且这力量虽然不多,但是……非常高明,让崔叔一个疑似化神之人毫无办法,这力量,恐怕是无敌的力量!”

“看伤口,并非是人类所伤,应该是无敌妖兽所伤,而且伤口紫黑不止有无敌力量,还有毒素!”

“一个用毒的无敌妖兽所伤!”沈尘淡淡开口。

气氛,再次陷入凝滞。

崔长青收起了轻视,颇有几分兴趣的看着沈尘:“小尘啊,没发现啊……”

“崔叔,你来桃源村七八年,也可以说看着我长大,都说人品如酒品,我在你这喝的酒也不少了,我不想探究崔叔的过去,只想与崔叔做个交易。”沈尘认真开口。

他不怨崔长青,因为强者本如此。

若是换位,沈尘也会入崔长青一般,赶走自己。

“倒是有意思,能知道无敌,甚至能看出这腿是无敌妖兽所伤,一年多筑基巅峰,看来你也有自己的机缘。”崔长青道。

“不过,这腿,我现在还治不了,除非等我入无敌!”沈尘开口。

对,这腿,以他现在修为治不了。

“无碍,这倒是小事,就算你能治,老夫也不会让你治。”崔长青摆摆手,把腿放下。

“你说说你的交易是什么?”崔长青继续道。

依旧是自顾自的喝着杯中酒,没看沈尘,却已是对沈尘生了些许兴趣。

“我不求其他,崔叔自桃源村护我家人,这是我的交易,至于崔叔需要什么,你说。”沈尘开口。

“就这?”眉头微微一挑,崔长青带着几分讶然开口。

沈尘点头。

“倒也是我小人之心了,看来老头子我的眼光越来越不行了,还以为打小看到大的小尘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崔长青笑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不过,这也算个要求,这样吧,你随我来。”崔长青突然起身。

随后自顾自走进了里屋。

沈尘跟着上去。

里屋之中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与一个衣柜。

他走到衣柜旁,把手中拐杖放开,有些艰难半蹲起来,打开了里面一个暗匣。

一本拇指厚的古籍被拿出来。

“呼……”吹开上面的灰尘,崔长青随手扔给了沈尘。

“诺,看看,若是能看懂,便完成这个交易。”崔长青开口说道。

沈尘接过那本书,这书书页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毛皮制成,并非纸张。

而且看其模样,恐怕已经有不短的历史。

“这本书,是偶然所得,是妖兽那边的古籍,你看看,能看懂咱们交易就达成。”崔长青继续开口。

不过他心里却是接了一句话:“若是看不懂,我也答应你。”

“保护你父母而已,你筑基修为,最多也就是结丹的敌人,我一个化神,在结丹之下保护两个普通人,也不算什么。”

“就算你再有机缘,也不可能看懂这古籍的内容,这可是我自无尽海域的神殿里面拿出来的。”

崔长青心里想着,其实他就是要个台阶而已。

就这样答应了沈尘,之前自己说的话不是打脸么。

他也想看看,沈尘心性如何,是否会骗自己,这上面的古籍,他不可能看懂!

但这一切,沈尘并不知。

他已经打开了这兽皮书页。

这书全部是不知名兽皮制成,满打满算不过五页。

只是入眼,第一页,沈尘便是脸色一变!

那上面的文字歪歪扭扭,不是现知的地球上任何一种文字。

但是,这种文字,沈尘认识!

这是宇宙通用文字!

“记上古之变”

崔长青一直在观察沈尘的脸色,见到沈尘脸色变化,他眉头一皱。

心中略有不快。

开玩笑,沈尘不可能看懂,但这改变的脸色是什么意思?

只是,沈尘却来不及理他,因为这兽皮书里面,竟是记载了上古妖族事宜!

“上古之时,人族与妖族和平共处,但突有一日,天降陨石,人族式微,神殿得神明指引,发动神战!”

开头第一句,就是让沈尘双瞳剧烈收缩。

上古神战!

五页纸张,写的东西并不多,大多是一些大战的经过。

只是最后一页的一些字,却让沈尘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双方决战,天崩地裂,星球几乎都被打爆,最终神明出面,双方签署上古密约,自此,上古结束,不论人族大能还是妖族大能尽皆蛰伏!”

“但凡我妖族皆要记得,神明最终嘱托我妖族,当妖族有人能看懂此书,便是妖族撕毁上古密约之日!”

“装神弄鬼,神明……看来是某些宇宙势力!”沈尘冷笑,心里暗道。

看来一年之后地球的毁灭,恐怕真的与宇宙势力有关。

“看完了?”崔长青开口,看沈尘看的入迷,一开始还是不屑,但渐渐,看沈尘模样,似乎真的看懂了上面文字。

“不可能吧,这本书乃是无尽海域妖族神殿至宝,据说妖族无敌都看不懂,难道……不可能,一个小小筑基而已。”崔长青心里是真有些狐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