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慌失措,疲于奔跑的阚崖与面带自信邪笑的大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阚崖跑的越快,越拼命大橘就笑的越猖狂。当然他们身后的常惊天也在拼命的追赶,老来丧子的深仇大恨任谁也不能无视。

原本常惊天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万无一失,可是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没能为自己的儿子报仇,而且以那阚家小子的修行天赋,十二岁炼气,恐怕几年之内就可以超越自己,那就是完完全全的没法报仇了。

苦闷的常惊天在那封闭的空间里,急的眼睛都红了,但是没想到,就在自己对于此事陷入绝望之时。阚崖就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常惊天非常的想揉揉自己的眼睛,亦或者狠狠地掐自己一把,但是又怕将这幻象惊醒。

然后常惊天就眼睁睁的看着阚家的小子在自己的眼前挑起了蝴蝶舞?!常惊天越发的认为自己是太过于执念产生了心魔而出现了幻觉。

但是看着阚家小子,跳着跳着就要逃出去,常惊天就算知道是假的也坐不住了,这可能是自己唯一一次报仇的机会了。就算是在心魔中将那小子碎尸万段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也算缓解一下自己的心魔。

没想到,常惊天自己暴起的时候,阚崖居然也想受了惊的兔子,猛地跑了出去?

我的妈鸭?!

现在自己的想象力这么丰富了咩?

还附带后续剧情?!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浮现在了常惊天的脑海,“这个阚崖很有可能是真的!!!”此时的常惊天一想到这种可能就兴奋的难以自制,立马追了出来,甚至不去思考这个阚崖时怎么找到自己费尽心思的藏匿之所。

不过常惊天却并没有如此疏忽,他即使追击阚崖也将这破军剑随身携带,只是自己实在是没有那昂贵的空间物品,只能携在腰间。不过被包裹的一层一层的破军剑丝毫没有精光漏出。

表面上认识还是不认识常惊天的人都认不出来这个浑身脏兮兮,头发凌乱,满脸污浊的老人回事常惊天,根本联想不到。当然这表面上都是常惊天自己认为的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

常惊天的一切完全在大橘的掌握之中,包括这外表大橘也是猜到了。

看着不断拉近的距离,冷静的大橘还是有条不紊的指挥着阚崖在有规律的逃跑,原本就没有主心骨的阚崖自然对大橘言听计从。而且还从大橘那自信的声音中得到了某种的力量,似乎......跑的更加的起劲了?

原本常惊天就是偏向术修之类的,**的成就不算强大,而阚崖却是剑修是属于体修的类别,说起全凭**逃命还是有些东西的。

毕竟若是没有突破金丹境界,还算是大部分依靠**的,只有修出金丹才能将灵力的控制发展到一种极致。这时候的修士才可以御空飞行,那时候的速度当然不可以同日而语。

可是现在的常惊天虽然是筑基大圆满,可在修行的本质层次上,还是属于修士的下品境界,只能说是修为高深的凡人罢了。

阚崖越跑越有自信,虽然两人的速度也有些差距,但是差距实在是还算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如是这样一直追,那常惊天至少要一夜才能追上自己。

慢慢的阚崖也冷静了下来,“大橘!这一切是不是你早就算计好的?我不信你会疏忽到将这秘术的副作用忘掉的程度。”

一直奔跑的阚崖看不到大橘的那惊讶的表情,已经那种从新认识阚崖的惊疑目光,可就这么被猜出了心思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大橘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怎么可能呢?你要知道,一个凡人修行至渡劫境界少说也要几万年,这种小秘术至少是我三万年前修习的忘记不也理所应当?”

然后,阚崖居然真的好像不知道修士的记忆里简直不凡人中的最强大脑还要强大,怎么可能忘记呢?“哼!我就知道大橘你不会坑我的。之前就是诈一诈你,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讲一下接下来的打算了?”

解决了巨大的信任危机,大橘深吸了一口气。也是,阚崖也并不是修士,怎么可能知道修士的能力呢?刚刚才升起的一丝丝愧疚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害!爹就是用来坑的,但现在我这个爹还是个小屁孩,具体计划还是隐瞒一下叭!”大橘心里说服了自己后,又开始忽悠阚崖,“你放心,我早就准备好了,现在的疲于奔命只不过是将这个常惊天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我早就准备好了陷阱,到时候我们轻易的就可以袭杀这个小小的筑基渣渣!”

“不是叭,我是不是听错了?我们一个炼气第二阶的炼气初期去挑战筑基大圆满的半步金丹?这不是找死?”阚崖边跑,表情越发的变得不可思议,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从小阚崖被阚老爷灌输的战斗思想就是只要是对方等级比自己高哪怕是一级也是不可战胜的,这可是整整十数个小等级,一个大等级,简直是太疯狂了!

“害!我爷爷那时候的思想早就过时了,我当时小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教我的,导致我错失了很多的机缘。”随后大橘以极其的严肃的语气告诉阚崖,“爸爸你听好,这是儿子交给你的第一课,永远不要听老人言,他们的言论认知都太过于老旧。”

“我爷爷那时候时代进展多慢?数千年一个朝代,数千年的制度都不曾改变,可是现在的时代变化多么的迅速?”

“大人,时代变了!”

“遍地都是遗迹,到处都是机缘,有些小的帝国数十年就换一任主人。就不说别的,远程影像会议,就是另一种神识的用法,可以通过神识将数千万里的人链接起来可以互相看到,这项运用的发现很大程度的改变了战争的局势,使得战争中最为困难的信息交流简单了非常多,导致很对最先使用这种方法的帝国迅速扩大,成为巨型帝国。”

“莫不说我的爷爷,就算是作为我老爸的你,有听说过吗?”

被一串爆珠似的问话问的一愣一愣的,阚崖只能懵逼的摇了摇头。

“未来的数万年,有人将这个神识利用方式改进成了一种体系化的内容,只需要耗费很少的神识便可以与整个大陆的神识连接,你可以分享自己的一切生活,只要联通了这个体系便有不知多少人实时的看到你。”

“原本将‘万般皆下品,唯有修行高。’,‘臭老九!臭老九!’挂在嘴边的只知道修行的粗鄙之人迅速的被时代淘汰了,诸多文化产物,如雨后春笋般的产生。”

“通灵大陆进入了全民学习的新时代。之前的文化荒漠如同被某种甘霖浇灌,知识的绿树迅速的增长了起来。”

“甚至有些凡人只凭借姿色,施展歌舞便可以获得无尽的修行资源,洗经伐骨踏上修行之路。”

“而那时的老人观念依旧没有改变,尤其是那些闭关数万年的老妖怪,一出来就说是不务正业,总是劝诫自己的后辈当一个医家、官家才是正道。”

“可是那些抓住了这种途径的修士,成功的站到了风口,成为了真正的人上之人。”

其实这些别说是阚崖,连见多识广的狗系统也满脸问号,随后狗系统有些迟疑的说道:“等等,你说的这个是不是直播?”

“直播?好名字!”

阚崖可能不知道,这一次惊心动魄的逃命中,他们居然就这样敲定了通灵大陆文化改革的初步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