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都十年了。

“姐,你在干啥呢?”

回头看了她一眼,“哦,没什么。”

趴在我肩上,笑着,“你画的这位小哥哥是谁呀?”

思考了半天,“一个故人。”

“今天怎么想着弄这些了,颜料都弄得乱七八糟想。”动手收拾起来。

“这不是最近电台出了新主题嘛,突然就想起他了。”

左思右想,“这人我好像见过!”

尴尬,“对…对啊。”

十多年前。

“姐!”一个双马尾女孩向我跑来。气喘吁吁的,“别走那么快嘛!”

叹气,“你又不是不认识去学校的路。”

她拉着我的胳膊撒娇卖萌,“人家第一天上学嘛!”

揉揉太阳穴,没眼看,“得得得!赶紧走吧!我可不想开学第一天就因为你迟到。”

校门口一百米的时候,一双眼睛盯着我,那人的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朝我挥手,“好久不见。”

露出疲惫的笑容,“第一天就站岗你也挺倒霉啊!”

挠挠头,“这不是来早了嘛。”

莞尔一笑,“那我先进去了,再见。”

扯了扯我的手,“姐那是谁啊?好帅!”

一脸嫌弃,“咦…你可得了吧!那是我同学潇笙羽。”

噘嘴,“喜欢看帅哥有不错!”

“你期中要是考不好你才知道帅哥不是那么容易看的。”敲了敲她的头撒腿跑了。“自己找教室!”

一脸懵逼,“姐!你太过分了!”

转过身,欢快的笑着,校服随风摆动。她笑着,不知道的是这一幕正好映在某人的眼中。

“早上好!”走进教室,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落在课桌上,一个暑假不见的同学们讨论着自己暑假,热闹极了。

“潇笙羽,快过来!”一个男生朝门外招了招手,转身哈哈笑着,”你看李言这个傻缺,开学前一天都能把自己摔骨折了!”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他拍了那个男生的后背一巴掌,“得了,你就知道幸灾乐祸。”

坐在椅子上看着受伤的男生,“李言你也太倒霉了吧!”

李言垂头丧气,抓耳挠腮,“哎,这不是玩手机踩着香蕉皮了嘛!”

听到这句话,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顿时他们三人直愣楞看着我,“还不准人笑啊?你这叫活该。”忍不住又笑了一声。

李言说话都结巴了,委屈吧啦的,“你!你们…太不友爱了!说好的相亲相爱呢?!”另一只手拍着桌子,“没天理啊!”

揉了揉耳朵,嫌弃道,“你俩拦着他点,免得另一只也折了。”

“你们俩就看着她这样欺负我呀?”

摊手,“不然呢?”

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好你个潇笙羽!你居然这样对我,我要拉着你一起死!”

他哈哈大笑,露出两颗小虎牙。他那微微凌乱的碎发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帅气的脸棱廓分明,笑起来就像暖阳的化身,满满都是阳光的气息。

我用书敲了一下李言的头,“得了,杨老堵车了,发信息来让你们男生去搬书了!你个伤残人士就老实待着吧!”

她在走廊上发牢骚,“怎么一让搬书人就都不见了!”她的长发随风飘扬,阳光下的她闪闪发光,光影化作星辰落在了我眼睛里,“总是这样呢。搬书的来了。”她看向我,“你以为你跑的掉。”

图书馆里人山人海,发书的老师忙的晕头转向,“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好了11本书,拿好了。”看了看表格,勾了一笔“初二三班已领。”抬头大喊,“下一个班!”

看了看地上的书,“一人一堆正好。”说着就去提那叠书,“喔!好沉。”还没提起来就落了下去。

他瞪了我一眼,“你还是放着我们来吧。”

她淡淡的笑着,像是一朵盛开花朵,羞羞的。抢过她手里的书,“我来吧。”提着就走了。

他突然抢走了我手里的书,弄得我一脸懵逼。只见他一手一叠书,步伐轻盈的就上了三楼,简直就像是空手似的。“这体力真好…”尴尬的我抓耳挠腮的紧跟其后。

此时上课铃声已经响了,因为堵车班主任还没来,教室里乱哄哄的,跟菜市场似的。

我拍了拍桌子,“安静安静!分书了!再吵一会儿要是发少了我可不管哦。”

半节课过去了,剩下寥寥几本多余的书,讲台上也是遍地狼藉。收拾好我回到了桌位,翻阅着新发的课本,正想写名字的时候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我看着我的书包愣住了…他注意到我的举动,尴尬的笑了,“原来你也有马失前蹄的一天啊。需要我借你一支嘛?”

我拿出笔她一把夺了过去,生气的样子可爱极了。两片薄薄的嘴唇微微上翘,就像个熟透的樱桃。

“看什么看?!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他一直盯着我笑,虽然他笑起来很好看,但是越看我越尴尬。我早上居然背着空书包就出门了,想想都尴尬不已。

因为班主任来晚了,一早上的四节课都被她占了,一早上都在填各种表格,各种签字。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我老妹又来了。

一脸无奈,“你就不能自行回家吗?”

一连惊恐状,“天啊!我好心好意等你一起回家,你居然就这样嫌弃我!”

我扭过头乐呵呵的笑着,“难不成还要给你颁发好妹妹奖状嘛?”

沾沾自喜,“那是必须的!”

挥舞着扫把,“走开走开,抬脚别影响我打扫卫生。”

她在我背后朝我做着鬼脸,我想回头打她一不小心撞在了他的怀里,他温柔的笑着,“小心误伤。”

我看着他,吐槽到,“你怎不说你把我撞疼了。”

一脸无奈,“你这身高确实难说。”

脸黑了一半,“滚一边拖地去!”

指着我妹,”你闲的没事就帮我把垃圾倒了。”

快速后退,“你们班的垃圾我才不管。”说着就跑了,“我到楼下等你!”

“一个个的真是…”

转眼都五点半了,他走到我跟前嬉笑着,“一起走吧!”

白他一眼,“我说不要,你会还路线吗?”

故作思考,坚定道,“不会。”

一脸嫌弃,“那不就得了。”

“空晓溪回家啦!”

“等等我!”

她蹬在地上,撑着下巴看着那副肖像画,“想想那个时候还挺好的。”

“是挺好的。”

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他好像还给你表白了!”

顿时我就想干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似的心虚,“胡说八道!”

“哈哈哈哈,姐你害羞了!”

“一边玩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