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一会我数一二三,就立马把这玩意丢出去,到时咱们一起跑,尽量找有东西掩护的路线,要是走丢了,就一起在外面汇合!”何文森跟周星星讲述了自己的计划。

“那那批军火怎么办?”周星星还是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了眼看就要到手的功劳。

啪的一声,何文森一巴掌拍在周星星的后脑勺上,都这时候了,这个衰仔竟然还想着捞功劳,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啊。

“你要再多说一句,一会我丢出去的就是你,而不是手榴弹了。”何文森威胁道。

周星星闻言尴尬的笑了笑,却再也不敢多嘴,换做平时的话,他肯定忍不住会还手,但现在不行,何文森为了救他,担了那么大的风险,这时候还跟他倔的话,那还是个人么?

“准备好了吗?”何文森半蹲着身子,一副即将逃跑的姿态,周星星做了个深呼吸后,狠狠的点了点头。

另一头,毛子跟大飞的那帮手下们一直小心翼翼的在靠近着,因为有了先前同伴被爆头的经历,谁也不敢太过冒头,生怕成了下一个被爆头的对象。

“这么久没枪声,他们会不会是没子弹了?”一个染着黄毛,却因为不是生在二次元,注定要领便当的龙套甲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很有可能!”站在他旁边的红毛男认可的点了点头,道:“不如你先上去看看,我在后面掩护你!”

“我呸!你上去,我掩护你还差不多!”黄毛差点就一口水吐在红毛脸上了。

“额,我觉得还是谨慎点好,就让那些毛子先上吧!”

“好主意!”

不会说俄语的红毛正准备上前用手势跟毛子的领头沟通,就在这时,一只墨绿色的椭圆形物体突然从天而降,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后,滴溜溜的滚到了毛子头领的脚下。

“WTF?!!!”来到港岛后,毛子首领说出了第一句英文,随后发挥与他那壮得跟狗熊似的,完全相反的速度,嗖的一下,转身跑出了老远。

看到这颗手榴弹的不止是毛子首领一人,还有他的手下跟黄毛,红毛那一伙人,个个都像受惊的小鸟般,想要振翅高飞,也不想想,这要是真的手榴弹的话,早就爆炸了,那还能给时间他们反应啊。

等到他们跑了老远,都已经找好掩体趴下之后,身后仍没传来爆炸声,这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黄毛偷偷的伸出头看去,发现那只手榴弹仍静静的躺在地上,毫无爆炸的迹象,尽管心中已经有了判断,但为了安全起见,他拎过了身后的一名小弟,把他推了出去。

小弟一副颤颤巍巍的样子,却并不敢反抗,因为黄毛老大在他身后正拿枪对着他呢,只能用比蚂蚁爬略强的速度移动着。

过了一阵,这名小弟捡起了那枚手榴弹,查看了一会后,回头大喊道:“老大,是假的手榴弹,玩具来的!”

“扑街!中计了!”黄毛大骂一声,带着身后的小弟就往先前何文森跟周星星躲藏的地方跑去,不出意料,果然扑了个空。

“站在怎么办?”紧随而来的红毛问道。

“怎么办?追!那两人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绝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黄毛咬牙说道,随后又叫过了自己的一名心腹小弟,吩咐道:“你带几个人看着那帮毛子,在收到钱之前,绝对不能放他们走人!”

“是!老大!”

……

此时,何文森跟周星星已经跑出了老远,他们也想不到那些人会这么傻,还走私军火呢,连真假手榴弹都分不出来,不过他们也不敢放松,不是真被追上可不是开玩笑的。

都不用追上,只要身影暴露在那些人的视线中,基本可以宣告玩完,毕竟人家手里拿的是比四十米砍刀更胜一筹的热武器啊!

就在两人即将跑出停车场的时候,耳朵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警笛声,还有红蓝相间的光亮,是救援来了!等了半天,最终还是等来了援兵。

何文森心里的紧迫感终于缓解了一些,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了,穿越过来那么久,他连女人的手都还没摸过呢!就这么死了的话,实在是太冤了。

听到警笛声的不止是何文森跟周星星,还有毛子跟黄毛那帮人,还没看到人影,他们已经听到了条子的喊话。

“停车场里的人听着!我们是港岛皇家警察,现在命令你们立即把武器放下,排着队走出来投降,不然我们将采取强攻的措施!”

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不然就等着洗干净屁股去赤柱吧!光凭他们走私军火的数量,很有可能要坐到七八十岁才能出来。至于那些毛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在港岛连正式的身份都没有,全是偷渡过来的,跑到人家的地方从事违法活动,投降的后果可不是坐牢那么简单。

因此他们一律决定反抗到底,至于跑路……这特么四面八方都是警笛声,往哪跑?

黄炳耀还是很够义气的,不止把飞虎队拉了过来,还叫了两个大队编制的PTU,只要对方不是有坦克大炮,就别想从他手里讨到好。

在他到达现场后,一把将那个正在喊话劝降的沙展手中的喇叭夺了下来,随即便下了强攻的命令,没办法,他老婆的宝贝侄子还在里面生死不知呢,这要何文森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就准备跪榴莲跪到死吧!

随后,停车场内再次响起了交火声,相较于训练有素的ptu和sdu,敌人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连最基本的战术都不懂,很快就被打的抱头鼠窜,一些胆小的更是丢下枪,抱着头蹲下不停的求饶。

胜利来得特别的简单,除了那些老毛子比较难搞,其他的基本三两下就被解决了,才十来分钟,战斗就已经结束得七七八八了。

至于作为这次枪战的罪魁祸首,何文森跟周星星被一群荷枪实弹的PtU同事包围着,气氛极其尴尬,没办法,谁让他两一毕业就被派去做卧底,连正式的编制都还没有。

运气好的是,周星星藏在身上的善良之枪并未被搜出来,不然这次就好看了,黄炳耀怕是会成为整个警队的笑料。

最后是曹达华带着黄炳耀的助理过来,帮何文森两人解开了限制,三人一起坐着冲锋车回到西九龙总署。

黄炳耀的办公室里,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轻抚着自己的爱枪,嘴里念念有词,那表情,活像一个痴汉。

而何文森三人则是坐在他对面,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尤其是何文森跟周星星,两人一副司马脸,作为菜鸟,还是第一次杀人的菜鸟,他们现在才知道,开枪射杀敌人不止要写报告,还要被安排看心理医生。

尤其是何文森这家伙,在停车场的时候,做到了枪枪爆头,手段极其狠辣,需要接受为期三个月的心理咨询,这对于一个拥有诸多秘密的人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sir,我知道这枪对你来说很重要,但麻烦理会一下坐在你对面的三位青年才俊,喔,不对,是两位!”周星星华丽的将曹达华这个中年油腻男给忽略了。

习惯了这种待遇的曹达华并未反驳,反正对他来说也是家常便饭,浑然不知自己很快就会遇到他的真命天女,自此成为软饭界里的传说,开创了软饭硬吃这一流派,实为我们软饭界的楷模。

“理你?我不一脚把你们踹出去就好了,叫你们找枪而已,搞到跟人开战?你们有几条命啊,什么都没有就敢跑去跟人家拼命,怎么?嫌弃工资太低想拿抚恤金了是不是?混你个帐!”

“sir,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态度的。”周星星小声嘀咕道,吓得何文森跟曹达华连忙拉开了与他的距离,生怕被他给连累道。

“当初好声好气哄你入局而已,现在枪都找回来了,我还那么辛苦干嘛?真当演戏不累的?还有,你用掉了我一颗子弹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你这扑街,竟然拿着我的枪去敲人?它是枪来的,不是木头,会痛得!”

噗~何文森跟曹达华还是没忍住,嘴里的茶水喷了一地不说,还差点把手里的杯子都给打碎了,被黄炳耀扭头瞪了一眼过后,连忙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行了,我也懒得说你了,你出去吧!”黄炳耀不耐烦的对周星星挥了挥手。

“Sir,那我今后怎么办啊?”

“我已经跟飞虎队的简教官说了,从明天起,你去他那报到!”

哟嚯,周星星兴奋得差点叫出声,这下可算是全了他的梦了,不枉费他拼命一场,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升个沙展什么的,好歹也给找回了那么多军火。

离开的时候,周星星偷偷的对何文森和曹达华使了个眼色,示意自己在外面等他们。

周星星前脚刚走,黄炳耀就点了曹达华的名字:“曹达华!”

“有!”